关闭
关闭

美女医生“微信约炮”实为医托!这些男科医院“城会玩”丨调查

2016-11-08 10:49 来源:编辑整理 作者:佚名

点击“新京报”关注猛料最多的公号!



“美女约吗?”“约啊,你的性功能怎么样?”你以为这是传说中的微信、陌陌“美女约炮”?并不是。新京报(微信号:bjnews_xjb)记者调查发现,这其实是网络医托邀约患者的“话术”。


▲2015年12月29日下午,北京朝阳区嘉禾文化大厦6楼,北京智者创新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办公大厅,数百名员工在此办公。在这里,大部分员工以“咨询医生”身份,从事“网络医托”。


“我们根本就不是医生,病人被我们忽悠就诊,任由医院掏空腰包。”2015年11月14日,原北京智者创新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北京智者创新公司)员工方辉(化名)自称因良心不安辞职。


新京报(微信号:bjnews_xjb)记者调查发现,北京智者创新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北京英才医院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北京英才公司),实际控制人均为英才集团老板林金宗。


上述两家医疗咨询公司有员工共计600余人,他们绝大部分如方辉一样,假扮成医生,通过微信、营销QQ等新媒体软件和商务通软件,为英才集团旗下至少20家医院“招揽患者”。这些“网络医托”已经覆盖了北京、上海、昆明、成都等一二线城市,正不断向三线城市扩张。


以北京英才集团下属的北京英才公司新媒体为例,“患者”到诊可从相应医院拿到几十元到300元/人的提成,医院通过“网络医托”,平均从每名患者身上“开发”诊疗费用达6000元。


网络医托是怎么骗人的?



新京报记者独家暗访视频


“美女医生”占领微信“附近的人”


2015年,11月14日上午,北京市朝阳区高碑店附近一家咖啡馆,28岁的方辉将手中的烟蒂用力按进烟灰缸。


这天,方辉刚从一家网络咨询公司离开,他辞职的理由是“良心不安”。在这家医疗咨询企业当中,方辉曾任职“新媒体咨询”。


“什么新媒体咨询,就是网络医托。”方辉说,他从事的岗位就是假扮医生,通过QQ、微信、陌陌、遇见、比邻、微聚等聊天软件“勾搭”患者,拉他们进入公司合作的北京建国、长虹、曙光、同济4家男科医院进行治疗,“病人”到诊后会收到相应提成。一些莫须有的疾病,往往要让患者拿出上万元。


“这个公司和那4家医院同属于一个莆田老板。”方辉称,他供职的北京智者创新公司,规模将近500人,其中有100多人参与网络排名竞价,其余300多人都是“网络医托”,通过商务通、微信等聊天软件拉“患者”。


如方辉所言,在北京城区,用手机社交软件随便一搜,都能找到“咨询医生”的身影。


新京报(微信号:bjnews_xjb)记者在北京四环内数十个地点测试,在微信“附近的人”中搜索,大量带有“男科咨询”、“莮科”、“南柯”、“妇科”等字样的微信号即会出现。个个都是美女医生或美女护士头像。


“全国各地的民营医院都在学习这个模式,那些线下医托和网络医托相比,都是小儿科了。”方辉介绍,这样的“咨询医生”已覆盖了北京、上海以及昆明、成都等一二线城市,正不断向三线城市扩张。


2015年11月20日,北京,零摄氏度。朝阳区嘉禾文化大厦6楼,灯光幽暗,大厅里回响着噼里啪啦的键盘敲击声,数百名员工紧张地在电脑前忙碌着。


这是北京智者创新公司的办公地点,加上该大厦2楼,400多名员工在此办公。


“我没学过医,卖过保健品,行吗?”新京报记者前来应聘“网络咨询”职位,招聘主管说,“不懂没关系,后期有培训”。


依据网上招聘信息,新京报(微信号:bjnews_xjb)另一名记者应聘了“北京英才公司”,同样任职“咨询医生”岗位,并顺利通过。


“我们和患者玩的就是文字游戏”


“美女约吗?”“约啊,你的性功能怎么样?”2015年12月28日下午,北京英才公司新媒体二部主管章蕾(化名)在工作群分享了一段邀约患者的新“话术”。


上述“话术”提示,遇到患者提出约会,“咨询医生”要直接询问对方有没有男科病,性功能如何,而后便会自然转入治疗的话题。向对方介绍前列腺、性功能障碍、生殖器官感染等病症,对方很容易对号入座。


新的“话术”很快得到了应用。“这种是不是可以导入昨天说的?”2015年12月29日,通辽“咨询”李美琳(化名)在工作群里发送了一条“患者”提出约会的对话截图。


除了使用钓鱼的方式,北京英才公司另一吸引患者的“法宝”,是“夸大危害,捏造概念”。


“你好,你要咨询男性什么方面的问题呢?”2015年12月10日下午1点,汪明(化名)以“曙光男科医生”的身份与患者小马聊QQ,对方反映每次性生活时间不长。


“以您的年龄来看,正常的性生活时间应该维持在15-30分钟左右。”汪明这样回复了小马,并告诉他已严重早泄,需要及时到专科医院就诊。


多名三甲医院男科医生表示,性生活时间长短因个人性经验和环境而异,时间上并没有严格的标准。


20分钟后,在“曙光男科医生”的提示下,小马发来了自己的手机号,汪明向对方发送了就诊号及联系方式。


“留下了个人信息和手机号,并发送了就诊号”,“老咨询”张丽(化名)说,这样的一次对话,在业内被称之为“有效对话”。


在一份培训资料中,特别提到,要求“咨询”在和患者交流过程中留下对方QQ、手机号,以便于后期继续预约对方到诊。


在内部培训过程中,张丽特别提醒,跟患者沟通时不要把医院地址说太细,“到时候他自己过去了,就没你什么事了”,只有等他确定就诊日期了,才可以告诉他怎么走。


“其实,我们和患者玩的就是文字游戏”,2015年12月11日下午,在进行了简单的培训后,章蕾对3名新员工说,与患者聊天,不要告诉他们具体治疗方法,只暗示有多种方式治疗即可。要多用专业术语,比如前列腺炎的治疗方法有很多,有前列腺灌注、微波、体外短波等。这样有利于后期医生在患者身上“开发”,诱导患者多消费。


“一直被封杀,一直有活路”


让男性侧目,引发他们对美女医生的猎艳心理,只是网络医托们精心设计的一环。


新媒体咨询被统一包装成年轻漂亮的女医生或女护士,一般头像设置为“网红脸”。

商务通咨询人员则被统一包装成成熟稳健男性专家形象。在同性社交软件上,新媒体咨询则被定位为男性助理医生,头像被设置为身着白大褂的年轻男性。


在北京智者创新公司,工作人员会找一套“网红”图片,一张设置成头像,其他的存在手机相册里,供微信朋友圈、QQ空间中营销互动时使用。


同样在北京英才公司,百度云盘中存有数十张女护士或女医生图片,供“咨询”下载设置到各自微信中。


上班第四天,新京报(微信号:bjnews_xjb)记者收到了由部门主管章蕾提供的4部手机、4张电话卡和5个微信账号。


事实上,作为新入职的员工,这样的“装备”并不算多。张丽告诉记者,她手上同时经营50多个微信号,有6部手机。其他咨询的手机数量,少则3部,多则8部,另外还有数量不一的营销QQ和普通QQ账号。


▲北京英才医院管理有限公司“瑞辰国际中心”办公地点,这里有数十名员工从事“网络医托”。


在北京智者创新公司新媒体部门,一般员工日常需要管理的微信号数量在30个上下。这些成千上万的微信号则由专门的“资源”(负责给“咨询”批量提供对话、养号、更新朋友圈等)打理,他们的工作主要在于有效定位账号,为“咨询”创造对话。

一般来说,定位要选择在人群密集的场所,例如商场、学校以及小区等。


北京英才公司网络二部“咨询”们的手机中也都统一安装了游天下、微信、QQ、陌陌、微聚等社交软件,一台机器可同时登录两个微信账号,并可通过游天下软件定位到任何地点。


也就是说,即使新京报(微信号:bjnews_xjb)记者在北京与云南的“患者”聊天,显示的定位也是云南。


吸引对话也有技巧。“资源”周子龙(化名)说,平时在朋友圈分享一些符合医生定位的内容,另外多用“摇一摇”,主动找“患者”对话。


“发发红包,提高活跃度,另外在微信中购买两块钱的理财产品,腾讯看到你账户有钱,就不会封你的号了。”章蕾还提醒,设置昵称不能出现具体的医院名字,“怕被同城医院举报”。


新媒体咨询与“患者”建立对话的另一工具为“营销QQ”。“一个营销QQ最多可以添加12万人”。北京英才公司网络二部新媒体“资源”陈佳敏说,现在新媒体有40多个营销QQ,通过某信息分析软件就可以实现批量加好友。一天一个QQ可以加200-300好友,然后自动给他们发消息。


“网络医生一直被封杀,但是一直有活路。”北京英才公司网络二部项目总监李德林(化名)说,他们现在所使用的定位软件有朝一日便会失灵,但新的软件已经开始测试,不久就会公布。


“我已经不相信网络上的任何陌生人了。”一名咨询在接受培训之后感慨。


到诊提成40-300元/人


“我的病人到了!”2015年12月17日上午11点45分,北京瑞辰国际中心22层,摆在李霞(化名)桌上的昆明手机响起,来电显示为“云南昆明”,她激动地拍了拍手。


这是李霞12月份以来的第2个到诊,她向主管章蕾确认,“患者是叫龚财发吗?”

章蕾回答说,他来了。


两分钟后,网络二部新媒体群内出现了由章蕾发布的“昆明李霞到诊一个”并附上“已到院”的后台系统截图。


新京报(微信号:bjnews_xjb)记者了解到,北京英才公司网络二部新媒体20名员工,同时向昆明曙光男科医院、许昌现代医院、通辽曙光医院、邯郸阳光医院4家医院提供咨询。四家医院中,除通辽曙光医院有妇科外,其他均为专业男科医院。


而北京智者创新公司则至少同时为北京建国医院、北京曙光医院、北京长虹医院、北京同济医院提供咨询,还有昆明、大连两家医院名字不详。


北京英才公司网络二部16名“咨询”中,有的同时为两家以上医院服务,例如张丽同时为昆明曙光、通辽曙光和许昌现代3家医院服务,她的代称分别是张医生、蔡医生、甘医生。


2015年12月11日,主管章蕾向员工公示的昆明新媒体绩效方案显示,消费满300元,算有效到诊;有效到诊2个以内,提成200元/人;有效到诊3-5个,提成250元/人;有效到诊6个以上,提成300元/人,一次性奖励500元;有效到诊8个以上,提成300元/人,一次性奖励1000元;消费100-299元,提成100元/人。


而上述两家公司商务通咨询的到诊提成在40元-100元/人。


“距离上次到诊半年内,消费满1000元的患者,仍然算有效到诊。”章蕾说,“咨询”和医院共用一个挂号系统,患者到诊,医院方面就会在系统内提醒“咨询”,“病人已到位”。


2015年12月是“咨询”宋诚(化名)在北京智者创新公司工作的第二个月,他到诊患者4人。他所在部门的老员工一般一个月到诊10人左右。“到诊11人,一个月可以拿到7200元。”宋诚说。


北京英才公司网络二部预约后台数据显示,从2015年3月起至12月18日,公司共为昆明曙光男科医院、邯郸阳光医院、通辽曙光医院、许昌现代医院4家民营医院招揽“患者”949人。


网络咨询公司与医院一张皮


“我们公司是英才集团旗下子公司,英才集团在全国各地有数十家专科医院。”北京智者创新公司培训老师周德文向新学员介绍公司时说。


北京英才公司网络一部项目主管兼网络二部项目总监李德林透露,与“英才”合作的医院都是英才集团的,“钱不会给外人赚”;北京建国、曙光、同济、长虹四家男科医院已垄断了北京地区的男科医疗市场,且均从属于英才集团。


工商资料显示,“北京英才医疗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05年11月14日,注册资本100万人民币,共有两名股东:林金宗和郑亚香,执行董事和总经理均为林金宗。

其经营范围包括医院管理(不含诊疗活动);投资咨询(不含中介服务);广告制作设计(仅限使用计算机进行制作);承办展览展示;会议服务。医疗网络咨询并不在该公司经营范围之内。


新京报(微信号:bjnews_xjb)记者了解到,在一线城市,“网络医托”公司在一名患者身上平均能拿到1200元提成。医院的利润也相当可观,平均一名患者可以“开发”到6000元,乃至数十万元。


在昆明等二线城市,在一名患者身上,网络医生拿到的提成也有600-700元/人。医院可“开发”到3000元/人,也大有赚头。


▲2015年12月24日,新京报(微信号:bjnews_xjb)记者在北京长虹医院被检查出多种男科疾病。当日,记者到北京三甲医院复查,结果显示正常。


依据北京警方公布的关于医托调查显示,线下医托通常从患者消费中拿走70%以上的提成,显然这些医院使用网络医托的成本更低,范围也更广。


2015年12月26日晚,英才集团12周年年会上,北京英才公司总裁苏建阳说,英才集团旗下已有200多家医院,遍布全国。


公开资料显示,作为莆田系的代表人物之一,英才集团董事长林金宗同时担任着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的常务副监事长。


“走向世界的中国医院管理品牌公司”,从瑞辰国际中心22层电梯走出迈入北京英才公司大门,这条中英文标语醒目地展示在右侧墙上。


2015年10月,刚刚大学毕业的21岁莆田小伙陈华原前来北京英才公司“取经”。“就是来学习下这种模式。”他说,这公司的老板是自家亲戚,按照父母的意愿,学成后将回上海打理莆田系的一家医院。


医院网络排名里的秘密


北京工作的林南打开百度搜索“北京男科医院哪家好”,排名靠前的是北京长虹、同济、曙光和建国等几家医院,点开链接,网络医生不断发出的对话邀约,令他难辨真假。


林南所不知道的是,这些“莆田系”专科医院靠前的排名,都是通过向百度、360、搜狗等竞价得来。


新京报(微信号:bjnews_xjb)记者调查发现,在北上广深一线城市,北京英才集团旗下的多家医院平均从每名患者身上“开发”6000元诊疗费中,一半花在“竞价排名”上。


靠前的排名也为医院带来可观的流量。北京英才医院管理有限公司网络二部总监李德林(化名)透露,以北京某男科医院为例,竞价带来的“患者”占医院年到诊量的30%-40%,而一家医院每年的推广费用达到8000万元。


医院“竞价排名依赖症”


竞价排名,作为商家向搜索引擎支付一定费用购买关键词,在搜索引擎获取排位曝光的营销手段,如今已被广泛地应用到医疗领域。


新京报(微信号:bjnews_xjb)记者调查发现,参与竞价的民营医院,主要目的就是通过靠前的排名尽可能地给医院导入流量、创造对话,最终形成到诊。


从北京某医疗公司离职的竞价专员提供给记者的一份竞价报表显示,从2015年11月1日至11月6日,该医院分别在百度、360、搜狗三大搜索引擎中消费共计45061.08元,共形成对话132条,有效对话88条,对话成本341.37元/条,有效对话成本则为512.06元/条。


上述医院消费的45061.08元竞价推广费用中,百度、360、搜狗三者消费金额分别为37707.13元、3951.32元、3402.63元,分别占总消费金额的83.68%、8.77%、7.55%。百度竞价在三大搜索引擎中消费占比超过八成。


科室的不同,其到诊成本也有差别。新京报(微信号:bjnews_xjb)记者获取的上海某男科医院2014年11月的账户竞价报表显示,该医院11月份在某搜索引擎上总消费408759.72元,该笔消费带来的到诊人数为91人,到院成本高达4491.87元/人。


关键词的秘密


竞价专员揭秘,一个竞价账户可涵盖5亿个关键词,“男科医院哪家好”竞价最贵

刘乐昌(化名)是北京英才集团成都天大不孕不育竞价组员工。


向百度购买关键词是获取排名的重要步骤。刘乐昌介绍,一个完全饱和的百度账户可拥有100个推广计划,10万个推广单元和5亿个关键词、500万个创意。


“大多数竞价关键词都可以用‘医院、治疗、症状、费用等词汇关联起来。分医院词、费用词和治疗词等。”刘乐昌说,根据点击率不同,百度会对这些关键词给予质量度评级,医院在购买时,其价格也不一样。


他举例说,在竞价中,“医院词”最贵,如“北京男科医院哪家好”;其次是费用词、治疗词,如“治疗早泄需要多少钱”,如“尖锐湿疣怎么治?”具体关键词出价费用要根据推广地域、时间以及竞争对手出价而定。


“百度推广规定,关键词的出价范围在0.01元-999.99元之间。当日消费超过预算,系统会自动下线,”刘乐昌说,如果你想在前面多排一会儿,那就继续在账户里面充钱,没钱了,你的排名就掉下去了。


“竞价排名就是一个漏斗形结构,用户点击筛选,假如导入100条“对话”,形成10条“有效对话”,最后能有一两个到诊。这其中,成本不断叠加累积,最终形成的到诊成本上万元都有可能。”李德林说。


李德林说,在北上广一线城市,男科医院平均可以“开发”到6000元/人,甚至更多,其中,一名患者平均需要向“搜索引擎”支付3000元的推广费。


有医院一天花掉8万元买排名


换来200至300条对话,到诊10多名患者;竞价链接每点开一次都要花钱


“这个公司很谨慎,我刚入职时都不给我百度账户。”2015年12月初,刘乐昌入职北京英才公司半个月时,他一直管理着成都天大不孕不育项目的3个某搜索引擎推广账户,每天竞价费用仅有1000多元,他称不如管理百度账户过瘾。


直到工作约20天后,他开始接手百度账户。“如果我上早班,每天到公司要花一个半小时做报表,3个百度账户、3个360账户,3个神马账户。”刘乐昌说。


英才集团昆明阿波罗医院竞价专员王亮(化名)与刘乐昌的经历大抵相似。他入职已近20天,但现在他只能整理百度账户数据,“没有商务通账号,看不到对话数量”。


“成都天大项目每天的竞价花四五万元,最高时一天消费八万,每日对话二三百条,每天可以到诊十来人,人均到诊成本3000元。”刘乐昌乐呵呵地说,自己接手百度账户后,项目“对话不错”。


在不断开源的同时,公司内部也在压低竞价花费。“禁止点击本院和其他医院竞价广告,违者一次罚款900元。”位于北京建国医院内部的办公室墙上张贴着这样的警告标语,因为每点击一次,都伴随着推广成本,费用在几十元甚至数百元。


而在北京智者创新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内部的《日常工作管理惩处制度》中,也提到了“禁止点击竞价链接,点击者扣除一个月工资,情节严重者立即开除。”


民营医院买排名渐失公信力


李德林透露,与北京英才公司合作的医院均属英才集团,“钱不会给外人赚”;北京建国、曙光、同济、长虹4家医院,几乎包揽了搜索引擎当中的靠前排名。


他说,以北京某男科医院为例,每年同某“搜索引擎”公司签订的竞价合作合同达8000万元,同时有部分返点。


李德林说,在北京,一家民营医院每月向百度支付的推广费用就有数百万元,每月可带来1000多名患者,占一家医院年到诊量的30%~40%。


“模式最重要,模式也最值钱,这种模式是靠钱砸出来的。”李德林说,原来单个患者到诊成本只要一千多、两千多,现在三千,2016年还会更高,他认为这种格局必须改变。


他举例说,比如患者的一次治疗就值1000块钱,但是莆田系医院因为有竞价、推广成本跟着,就要收你1500元。看似医院多收入500元,但口碑只会越来越差


“不要去那些排名靠前的医院,没有任何公信力。”北京大学附属第三医院生殖科一位教授感到不可思议,在生殖临床方面,北京协和医院在国内数一数二,但在搜索引擎当中,协和医院都排到了20多名。


采写/新京报记者 肖鹏 实习生 刘思维 张秋荻 申森 陈光 米惠惠

摄影/新京报记者 卢淑婵

统筹/刘泽宁


本公号文章未经新京报授权,不得转载和使用。


慧眼看中国 ━

每天早晨,我们相会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