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舒服完,老公就给了我一巴掌,他还说…

2016-11-28 10:12 来源:编辑整理 作者:佚名

1

游岚左手拖着行李箱,右手拿着属于自己的那副钥匙,最后留恋的回头一次,终于是把钥匙放在了玄关处,打开门走了出去。

付城,市中心最繁华的地段,唯一一处居民区的房价已经炒到了几万一平,多少富豪一掷千金只为求这居民区的一小片土地。

这里高楼林立,街道上车水马龙。熙来攘往的人群,总是像潮水一般,清晨涌出,夜晚又涌入。其繁华程度,竟连付城周边的几处城市都不可比拟。

这里是商界政界的权威人物的居住之地,更是付城的百姓们一辈子向往却一辈子都不会接近的中心奢侈区。

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一,礼拜二。一切的初始一如往昔,只是结局变作了两散。

风声流过清晨的微光迤逦的升起,反光的落地窗映出了外面的一整片吐白的天空,茂密的光线透过客厅里的每一个角落,伴随着游岚的目光,把家里的每一处细节都刻在了她的脑海里。

事实上游岚很紧张,此时的她,紧张的手心冒汗,喉咙发干,头脑一片空白。游岚斟酌了一整晚的台词,都在太阳从东方渐渐的吐白的时候,一点点的在脑海里消失。

游岚已经不记得接下来将要发生的对话,是今年的第几次和陆韩的交流了。这倒不是说她和陆韩之间的交流多么的频繁,而是距离上一次和他说话已经过去太久,久到游岚都不知道一会儿她要怎么开口说话。

八点一刻,熟悉的脚步声从楼梯上传来,每一步都是同样一个节奏,不知道为什么,当游岚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她那提到了嗓子眼儿的心,竟然一点点的放了回去。

“哒、哒、哒、哒……”

听每天早上陆韩下楼的十八声响儿,已经成为了游岚的习惯了,她从一开始会下意识的数清陆韩的步子,到最后熟悉了他的节奏,仅仅只用了三天而已。

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游岚和陆韩结婚的第三年的结婚纪念日。好吧,其实游岚根本就没有抱着一个“他还记得这个日子”的希望。游岚之所以选择这么一个日子来结束这一切,是因为她不想再为了另外一个特殊的日子记下日期。

这样多好,两个特别的日子都在同一天,怎么着都不会忘了吧?

在二楼的卧房里,陆韩向往常一样,准时起床,打开衣柜选好西装,去洗漱、刮胡子、冲澡,再打开房间的门,一边整理着领口一边向楼下走去。

只是在他边下楼边整理袖口的时候,鼻尖没有闻到跟以往一样的早餐的味道。

陆韩脚下仅仅一顿,空了不足三分之一秒,就接着迈开了腿,他走过餐桌,瞄了一眼上面空荡荡的平面,面无表情的走到了客厅。

他没时间理会他的妻子今天为何会一反常态的没有准备早餐,他没有时间去理会,更不想去理会。

陆韩今天的行程很满,九点就有一个很重要的越洋会议要开,他需要提前十分钟到公司,吩咐好手下的人办好所有的事情,他要做的有很多,他管理着一个巨大的跨国公司,他没有时间……

以上,全部都是游岚为陆韩找的借口。

那些俗套的以工作为由的借口,从游岚进陆家门的第一天开始,就编好了。

心酸吗?痛苦吗?煎熬吗?

答案一定是肯定的。

没有任何一个女人愿意过这样的生活,夫妻之间,从早上就开始的沉默,到晚上为止的无语,这样的生活,整整持续了三年。

可笑的是,如果不是因为“她”回来了,游岚竟然还认为这样的日子,自己还能熬下去。

直到陆韩沉默的拿起车钥匙准备开门出去的时候,游岚才如梦初醒般的跑到了他的面前。

“等、等一下!”

陆韩开门的手下意识的一滞,他感觉身后有一阵风吹过,转身一看,才发现是游岚一副焦急的样子冲到了自己的面前。

陆韩下意识的皱眉,在他的记忆里,游岚作为他的妻子,作为陆家的夫人,从未这样的莽撞过。游岚给他留下的印象一直是做事很稳重,识大体,从不在人的面前表现出惊慌失措的样子……

“有事?”陆韩嘴唇微张,两个毫无感情的音节从他的喉咙里发出。他对待游岚的态度,就好像是在对一个陌生人说话一样。

游岚咽了咽口水,把一直攥在手里的文件夹递到了陆韩的面前,身体也一直在颤巍巍的发抖。

“这……这个给你……看……看一下……”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紧张,她甚至不知道,当陆韩打开文件夹看到里面的文件之后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惊讶?愤怒?还是会像现在一样,面无表情。

可事实上是陆韩根本没有打开那个文件夹,而是伸手拿了过来,连多余的目光都懒得看游岚一眼,转身开门走了出去。

“砰!”

不知道是不是游岚的错觉,她分明感觉到了今天陆韩的关门声响了很多,好像还夹杂着非常大的怒气。

被关上的大门震起了细微的沙尘,悠然悠然的飘散在空气中,突然就被阳光照得无所遁形。

游岚深呼吸,再深呼吸……同样的动作反复了好几次,才缓和了她紧张的情绪,就在刚刚,游岚还好像觉得自己要给家里好好地打扫一下卫生……

可是一切都结束了,不是吗?

这个生活了三年的所谓的一个“家”,真的就要这么离开了吗?

明明应该是觉得解脱的,游岚想,理智告诉她这是一个无比正确的决定,离开了那个对自己毫无感情的丈夫陆韩,可以开始自己的生活,可以卸下以往的束缚和伪装,做回真正的自己,那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啊。

可是她却舍不得,是的,她游岚就是舍不得。

游岚舍不得这个到处都有了自己生活过的味道的家,舍不得那个虽然冷漠的所谓的“丈夫”陆韩,舍不得好不容易习惯了的日子,舍不得求之不得的安逸……

2

可她又能怎么办呢?

那个人回来了,陆韩一定也知道了这个消息,依照他的性格不会在离婚前有任何的动作……

那么自己离开了,陆韩应该就可以放心的去追那个人了吧?游岚这么想着,从嫁进陆家的第一天开始,她就在努力的做好一个妻子的本分:温柔、贤良、低调、隐让……一直到现在,她得到了她应有的东西,就更不能赖在这个“陆式夫人”的位子上不走了。

“卡啦。”

破旧的皮箱子,是游岚嫁进陆家时候带的唯一一件行李,昨日收拾行李的时候,游岚竟然发现,这些年自己在陆家……衣物竟然没有任何的改变,没有多,也没有少,偶尔换了几件新衣,占的面积也都只有行李箱的一个角落。

带着什么来的,就带着什么走好了。

游岚脱下脚下的棉拖鞋,小心翼翼的把它放回了鞋柜里,从行李箱里掏出一双已经发黄的白色布鞋,她的双脚一踩上去,顿时感觉踏实了很多。

这个家,她终于离开了。

……

“老板,A公司刚刚来过电话,这次的电话会议……可能要往后推迟半个小时,对方把会议时间从两个小时缩减到了半个小时。”穿着标准职业装的李秘术,正忐忑的站在陆韩的面前,她刚到EA公司不久,虽说早已听闻过EA老板的冷漠,却没想到,陆韩是这样不近人情的老板。

陆韩连一个抬眼的姿势都没有,一双鹰眼在迅速的扫视着手里的文件,直到李秘书站的脚跟发麻,快要站不住的时候,他才丢出了一句。

“终止和A公司的所有合作。”

李秘书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不确定的又问了一遍:“老板你……你说什么?”

“终止和A公司的所有合作。”这一次,陆韩是从文件里抬起了头,只不过他下一句说出来的话,让李秘书从头到脚都狠狠的抖了几下。

“你也去财务部领好工资,明天不用来了。”

“老板我……”李秘书还想说什么,一抬头猛地对上了陆韩的视线,她的额头一瞬间布满了细汗,只知道事情已然没有任何反转的余地,她只能是眼眶含泪的转身离去。

一个高才生,海外留学满誉而归的天之骄子,在这个EA公司,竟然收到了如此大的屈辱,这将会是李秘书一生都忘不掉的痛苦记忆。

陆韩从来都不喜欢用那种要自己重复说话的人,他不管对方是不是新来的人,也不管对方是怎么高学历、高颜值、高水平的人,只要是他觉得不合适,那么就一定会不留情的把对方请走。

李秘书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只是因为多说了一句不该说的话,就被陆韩从职位辞退,连一个合理的解释都没有。

“砰。”

办公室的门从外面被关上,明明是一声很正常不过的声响,陆韩却突然没来由的心烦,他随手拿起旁边的文件,只是扫了两眼就随手扔到了一边。

陆韩的心里非常焦躁,连他自己都知道为什么。

在陆韩的眼前,是几摞整齐的文件,这是他一天的工作,不出意外还要加班……

陆韩鹰眉微蹙,一个和其他深色外皮格格不入的蓝色文件夹突然跃入了他的视线。

陆韩这才想起,今天早上自己出门的时候,游岚递给了自己一个浅蓝色的文件夹。

应该就是这个了吧。

若是放在以前,陆韩一定不会正眼看起这个东西,他从来都不会过问自己妻子的任何事情,好像这么多年都习惯了一样。

只是这一次,好像是冥冥之中在指引着陆韩一般,他的脑海里挤出了今天早上游岚在自己面前一闪而过的表情,竟然可以用悲伤来形容。陆韩抬手打开文件夹,“离婚协议书”五个大字一下子就映入了他的眼帘。

三秒钟之后,陆韩拿起身边的钢笔,毫不犹豫的上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这下子,他们终于是解脱了。

……

付城最大的商场顶楼,各式各样的食物散发的甜腻的香味,吸引付城的年轻人们常常驻足于此。在这里,来来往往的都是穿着时尚的俊男美女,清香的香水味和甜点的香气交杂在一起,格外有情调。

“你就这么离婚了?”

作为游岚唯一的闺蜜夏兰,此时正用提高了十倍不止的音量,近乎是咆哮着的说了这句话,引得周围人纷纷侧目。

游岚无奈的垂下了头,她突然有点后悔这么快告诉夏兰这个消息了。

“怎么回事啊?说离婚就离婚了?他提出来的?疯了吧他!也不怕老爷子给他扒层皮?”夏兰恨得有些咬牙切齿,性格容易冲动的她现在就想跑到EA公司,当着所有人的面狠狠的教训陆韩一通,作为游岚唯一的闺蜜,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游岚在陆家受了三年的罪,到最后什么都没剩下,还要背负一个离婚女人的身份。

“是我提出来的。”游岚的一句话,成功的让夏兰从愤怒转化成了吃惊。

“你……你提出来的……天!你……你真想好了?”

夏兰很心酸,她当初是亲眼目睹了刚从大学毕业还没有进入社会的游岚,是怎么样答应了陆家的提亲,是怎么样莫名其妙的成为了陆韩的妻子,是怎么样的过日子。这一过,就是三年。

三年啊,从二十二岁到二十五岁,是一个女人最青春最美丽的年华,游岚在最美好的年纪嫁给了完全陌生的陆韩,作为陆家的人,她整整忍气吞声了三年啊。

这不是丑小鸭变成天鹅的故事,至少在夏兰看来不是的,因为此时此刻在她眼前的游岚,和三年前没有任何的变化,无论是样子还是身形,都一如往昔。

低调,沉默,稳重,都是贴在游岚身上的标签,可是也只有夏兰才知道,那些都是游岚的伪装色。

真正的游岚,她是从小时候就见过的,一直到大学毕业,夏兰曾经都会天真的以为,游岚就会是游岚,一直都不会变。

可惜陆韩的出现打破了那一切。

3

游岚坐在夏兰的对面,捧着柠檬水杯的手指紧张的收缩着,她有些紧张,不知道是为什么,她一直以为自己会彻底的放松下来,可是一面对夏兰,她就全身不受控制的发抖。

对未来的恐惧,也许才是此时游岚的真实感受。

“她……回来了。”

只是一个简单的“她”,就把一切的因果解释的清清楚楚,那个在陆韩的心里挥之不去的“她”,夏兰当然也有所耳闻,能让EA公司总裁心心念念了十年的女孩儿,虽然她和游岚都没有见到过,但是对于“她”的传说,她们也是能略知一二。

“他跟你摊牌了?”夏兰问道。

“没有。”游岚摇了摇头,深吸一口气:“我也是听说的,她是一个月前回国的……”

“所以你就为了给那个女人腾地方,自己向陆韩提出的离婚?”夏兰被气的不行,好不容易降下来的嗓门儿一下子又提高了几度:“你傻啊!你可是陆老爷子钦点的陆家媳妇!就凭那个女人来十个也没用,可你现在,竟然自己给她腾地方儿!”

夏兰的这一大段话一出来,又成功的引起了一堆人的侧目。游岚丢脸丢的就差找一个地缝钻进去了。

“我……我这不是……成……成人之美嘛。”游岚被夏兰的气场压得缩小的不能再小了,连说话的声音都跟蚊子似的:“人家都是互相喜欢的,错过了这么多年,我也不能横插一杠子啊。”

“横插?!你说你横插!”夏兰一拍桌子:“你丫是陆韩明媒正娶的妻子,他们要是有联系,那个女人也是个三儿!”

“夏夏你别气了。”游岚怕她一生气把桌子给掀了,连忙讨好的把自己面前的柠檬水推到夏兰的面前:“我都没在乎,你别气了。”

夏兰瞪着眼睛看了游岚足足一分钟,最终还是败给她那跟曾经一样可怜的小眼神儿下,喝了一大口的柠檬水。

“我们俩结婚也都是各取所需嘛,你也是知道的啊。”游岚的声音软软的,很甜很好听,跟在陆韩面前刻意装出来的沉稳的声音完全不同:“他交了爷爷的差,我家里也好过了很多……所以真的没关系啦。”

夏兰头疼的看着游岚,她当初费了很大的力气,对游岚又是骂又是敲脑袋,可就是没有让她放下嫁给陆韩的决心。

他们两个人的结合就是个错误!一个是家里的长辈发话,不得不同意娶;一个是为了家里的经济条件能改善,能让自己爸妈在亲戚里抬起头来,自愿的嫁。

虽说是没什么感情,但是就这么莫名其妙的结束,夏兰还是越想越不是滋味。

“陆韩同意了?”夏兰问。

“恩!”游岚大力的点了点头,当然她也不能完全的确定陆韩签了字,不过依照她对陆韩的了解,接下来的所有离婚流程,都不用自己亲自出面,陆韩都会办的妥妥的。

夏兰揉了揉护佑穴,问道:“你爸妈那儿怎么说的?”

“还没告诉他们。”游岚咽了咽口水:“夏夏你也别说行吗?我想先瞒着他们。”

“这不是长久之计。”夏兰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捏了捏游岚的脸,生气的问道:“你今后的生活怎么办?房子找到了吗?住在哪里?吃什么喝什么,这你都考虑好了吗?”

游岚从背包里掏出钱包,打开给夏兰看了看,只见里面仅仅只有几张红色的现金,还有一张发旧的银行卡。

夏兰看了一眼,嘴角一抽一抽的,她现在拼尽全力控制住自己不要激动的跳起来骂游岚的傻了。

“你就带了这么点儿东西出来了?什么都没有?陆韩他就这么混蛋!?”

“陆家当初给我爸妈的彩礼钱,就够他们花一辈子的了。”游岚倒是不怎么在乎:“我这三年也在做一些兼职,攒了点钱……”

堂堂陆家夫人,EA总裁的夫人,竟然在她一个小白领夏兰面前说出了“做兼职”这样的话来。

陆韩不是没有给游岚钱,事实上,游岚有好几张可以无限刷的银行卡,可是游岚大多数都没动,只动了一张卡,用来平时买菜缴水电费什么的。

和其他的富家夫人不一样的是,游岚生活的过于低调,低调的很少参加任何上流社会的聚会,以至于外面的很多人都不知道有她这样的人存在于陆韩的身边。

这样挺好的,一切的因果都是三年前种下的,而今天,就是结果的时候了。

游岚知道自己不是什么善良天真可爱的人,三年前自己家里经济条件不好,母亲得病花了家里的一大笔钱,亲戚朋友们有一部分对自己的家指指点点,所以当陆老爷子找到自己后,游岚几乎就是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只不过是她没有想到,和陆韩结婚后的日子会这么难熬。

“好在一切都过去了,不是吗?”游岚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嘴角挂着微笑,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夏兰在她的眼睛里看出了些许的苦涩。

其实夏兰想说,这并不是结束,而是另一个更加难熬的世界的开始。

在付城的另一边,一辆黄色的兰博基尼在EA公司的门口划过一条洒脱的曲线,溅起了细微的灰尘,随后又稳稳的停在了EA公司大门的门口。

下一秒,从车门里就走出来了一个身高一米八四的俊朗男子,远远望去,只见这男子穿着随意,简单的白衬衫和一条牛仔裤,和常人无异的打扮,却在他的身上有着不一样的韵味,也许是衣服本身做工价值的加衬,更多的还是男子本身特有的人格魅力。

陆垣摘下墨镜,随手把车钥匙甩给了旁边接应的人员,如果不是EA两个大写的字母印在了高楼的楼顶,寻常人还真以为陆垣是在出入一个酒店一样,完全没有任何规矩可言。

陆垣吹了声口哨,旁边立刻就跑出来一个四十出头的男子,满脸堆笑的说道:“陆先生您好,我是新上任的保安部经理,总裁现在在十九楼办公,您是……”

“行了我知道了。”陆垣不耐烦的摆摆手,大跨步走进了总裁专用电梯,走的速度之快连个背影都没有给一众员工留下。

4

“哇塞那就是总裁的哥哥吧!好帅好帅啊!”

“是啊,据说智商比总裁的还要高,但就是太爱玩了,所以一直没进公司。”

“唉呀,长得这么帅有几个跟总裁似的啊,人这叫有魅力!”

“怎么你喜欢?”

“讨厌,说的好像你不喜欢一样!”

四十多岁的保安部经理无奈的站在一边,听着两个女人叽叽喳喳的讨论着陆垣,心中暗暗叹气,唉,果然天之骄子和普通人就是差别很大啊。

“叮。”

电梯在十九楼停下,陆垣把手里的手机转了一圈放进了裤子口袋,抬手抹了一把头发,迈着大步的就向着印有“总裁办公室”的标识的方向走去。

坐在陆韩办公室外面的秘书也算是公司的老人儿了,一看这陆垣这位大爷走了过来,连拦都不拦一下的直接跑去开门。

“总裁,陆垣先生……”

“呦,小弟,最近混的怎么样?”

秘书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陆垣轻佻的语气给打断了,陆韩坐在办公桌的后面,签署文件的动作停顿了一下,尤其是在他听到了陆垣这轻浮的声音之后,更是连眼睛都懒得抬一下了。

陆垣看陆韩这样冷冰冰的态度也不生气,他打发着秘书出去,随手又拉过一张椅子坐在了陆韩的对面。

“哎哎,好歹我也是你哥好吧,给我点面子跟我说句话你能死啊。”陆垣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顺手抄起一边的文件夹冲陆韩丢了过去。

陆韩只感觉耳边一阵风吹过,他稍稍的一偏头,东西就从他的脑袋边穿过,掉在了地上。

“这里一堆文件等着我的审批,马上还有一个越洋会议,你有话就快说,我没时间。”陆韩的声调很平稳,但是从小跟他一起长大的陆垣还是能听出来他声音中的愠气。

不过陆垣才不在乎陆韩生不生气呢,他是自由惯了,对自家弟弟这一副死人脸也早就习惯了。

“没事儿就不能来看看你?”陆垣挑了挑眉,猛地发现了在旁边的一堆文件中,有一个特别显眼的淡蓝色的文件夹。

“噗,我记得从你接管公司开始,就不允许公司内部出现这样幼稚的颜色了吧?”陆垣调笑了一句,好奇的把那蓝色的文件夹抽了出来。

陆韩把陆垣的一系列动作都看在眼里,一语不发。

陆垣随手翻开文件,里面只有薄薄的一张纸,“离婚协议书”五个大字跃然出现在了他的眼中。

这一下,陆垣的脸色也是不好了。

“你离婚了?”

这四个字从陆垣的嘴里说出来,语气少了一丝轻佻,多了一些严肃,再加上此时陆垣脸上微微蹙起的眉头,陆韩知道,这个一直以来都是吊儿郎当的哥哥,是动怒了。

不过,陆垣是否真的生气,陆韩完全不在乎,他听到陆垣问出的这句话立刻点了点头,没有多一句解释,仿佛他并不是那份协议书里的协约人一样。

“啪!”

陆垣腾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一巴掌把蓝色文件夹拍在了陆韩的办公桌上,全身都散发着可怕的怒气。

“陆韩,你丫脑袋被门挤了吧!”陆垣的脸上褪去了以往的轻佻玩味,严肃的表情和陆韩有几分的相似,却比陆韩生气时更加的狂怒。

面对着陆垣的质问与火气,陆韩终于是放下了手中签字的钢笔,抬头瞄了一眼陆垣,双手十指交叉的撑在桌面上。

“第一,不是我提出的离婚,第二,我们结婚之前有过协议,我不会为我的任何决定后悔。”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阅读原文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