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评]雷洋案:我们该尊重法制还是校友抱团?

2016-12-28 20:01 来源:编辑整理 作者:佚名
雷洋一案的结果引发了社会诸多不满,也有很多人大的校友在签名,要通过校友的力量形成舆论压力。我也是人大的校友,有校友也让我签名,我沉吟很久,回答:要不让我们成为下一个雷洋是遵纪守法,对得起妻儿。而不是抱团。我要签,对我有一个问题需要回答,是要法制精神还是要校友抱团?
要说我们人大校友的力量,我是知道的,才进人大读书那一年,我们有上一届同学去野三坡玩,玩桌球,说是一次2元,玩了10局,却要收200元,没钱,就扣了同学的书包,把人还扣了一夜。这些同学回来一说,确实令人气愤,学校就写了个材料,递交了时任政法口的最高领导,秘书就是我们校友,这事很方便。当时正是敏感期,领导做了指示。然后就是河北警方横扫野三坡,把那些摆桌球的都捣毁了,抓了数人,由保定市委领导带队,到人大来道歉。
这事确实是大快人才,我们人大人说起来很扬眉吐气,那些摆桌球的也确实有些流氓行为,不过要说法制精神,理性的想,这其实未必是什么法制精神,还是校友的力量。
回来说雷洋一案。此案可讨论的方面不少,不过有一点非常清楚的,它一开始就不是什么法制精神,是舆论绑架。一个人死了,家人难过,需要还一个清白,要搞清原因,尤其是如果有枉法行为,必须要承担责任,这些都是对的,不过一开始这事并不是家人通过法律渠道要说法,而是用了舆论绑架。你不管承认不承认,最初传播的信息是国资委下属机构官员还是人大硕士,会对舆论产生完全不同效果。事实是早已经不是人大硕士了,现在身份就是国资下属机构官员。此事一开始就是通过抱团和舆论操作而出的。事实也是达到了很好的效果,产生了巨大影响,也让司法系统承受了巨大压力,导致了相关人员被逮捕。
可以说雷案此后是在强大的舆论压力之下,在律师和家属监督之下进行。收集证据、尸检,如果有枉法,不可能被家属和律师团放过。从目前的信息可以基本看出如下事实:
1,警方出警是领导部署的行动,是执行公务。没有任何可信证据认为这是什么报复,故意要整死雷洋。
2,嫖娼,确实还是嫖了。无论是支持嫖娼合法化,还是认为打飞机不是嫖娼。现行国家法律这就是违法行为。而且也不是社会对于嫖娼就是容忍,觉得没有问题。前一段颐和酒店事件,不是大家都指责警方打击卖淫嫖娼不力?
3,对于警方执法,雷洋没有配合,而是进行了激烈反抗,这导致了警察采用了强力控制手段。关于这些手段,我们不止 一次在各种视频看到了,抱摔、用腿压、用脚踩住,都是日常使用的。这个道理很简单,老实跟着走,不会这样,激烈的反抗,对于警方就是一个正在暴力对抗执法的犯罪嫌疑人,而不是什么微罪的普通人。这些手段一般情况不会导致犯罪嫌疑人死亡,所以警方对这些手段是可接受的。
4,雷洋死于食物堵塞了气管,这重要原因是激烈反抗导致了剧烈运动导致了食物堵塞,而不是警察的殴打。
5,警察确实没有及时发现雷洋身体出现问题。但是发现后,也送他去医院进行了抢救。这件事上警察有责任。但是这个责任不是殴打致死的责任,且犯罪嫌疑人装病的事并不鲜见,警察觉得不动,就要送医院,这显然不现实,所以这个责任是有,但是一无主观故意,二是无法要求警察对刚刚激烈反抗的犯罪嫌疑人无微不致的关怀。
从现在透露的这些事实可以看出来,我们最初怀疑雷洋没有嫖娼,被警察无故殴打致死,显然不是事实。我们得到的信息是警方执行公务时,发现涉嫌嫖娼的嫌疑人,对其进行扣留时,因为怕这事影响家庭、事业,雷进行了激烈反抗,这个过程导致警察动用了强力,在反抗造成食物堵塞了气管,警察没有及时发现送医。在这个层面上讨论,分清雷本人还是警方应该负的责任。
现在的检察院的结论是警察负有责任,被逮捕,涉嫌玩忽职守罪,都是认为警察有责任而不是一点责任没有。之所以不起诉,是认为这个责任严重性不够,因为警察是执行公务,是遇到了激烈反抗,警察大部分的行为是执行公务正常行为。
当然对于检察的不起诉,雷的家属和律师可以根据法律进行申诉,主张自己的权利,这都是很正常的。不过我也相信就是申诉成功,起诉了警察,根据目前的事实,警察也不一定会被判刑,就是判刑也会是缓刑,不会太重。警察正常执行公务,面对犯罪激烈反抗,不采取控制措施显然不可能,控制措施就是包括检察院公布的那些措施。这些措施在正常的情况下不可能导致犯罪嫌疑人死亡。雷洋这事显然是出了事故,这个事故不是在警察的主观故意下造成的。对于这样的事故,国家可以给予一定的补偿,但是让执行公务的警察承担责任,以后还会有警察认真的执行公务吗?在这个事实的判断下检察院做出了有罪不起诉的判定。
对于这个案子,还可以通过刑事自诉,还可以向上一级机构申诉,雷的家人觉得不能接受,这都是正常的,也可以通过合法的手段进行,我也相信,雷的家人会得到为数不少的补偿,而雷案警方当事人可能也还会面临纪律处分,工作要丢掉可能性也很大。但是这一切都应该是在法律的框架下进行。而不是通过校友造舆论,形成压力达到目的。
雷案一开始就在强大的社会压力之下,雷的家属和律师全程参与和监督了检察院的工作,今天对于官方这些信息,不同意、为认可、不接受,那么无非是不达到自己的目的,就不能接受,就要通过校友抱团来施压。我相信人大校友的力量,我也相信北大校友的力量,也相信清华校友的力量,一个社会每件事都要看谁的势力大,不能达到自己目的,就拼势力,还谈什么法制精神?
我不反对雷洋家属在法律框架下行使自己的权力,我也不反对校友给家属提供帮助。但是我绝不相信所谓校友抱团是法制精神,就是最后这事又因为高层干预翻盘,不会给社会以法制的彰显,而会让大家明白有势力团体抱团才是最有力量。
我写这些,很清楚,不少人大的校友们会极不喜欢,已经有人在微信中斥责我。并且提到我十前年前妻去世时,我和《时尚》打官司时校友的支持。十年前我的太太娟子在《时尚》工作,2006年7月发现胃癌,12月她还在治疗期《时尚》就通知要解除合同,让她面临了失去医疗保险的压力。看着她哭着给领导发邮件请求保留一段保险时,我决心要打一场官司。这个过程中,太多的人给了我精神支持,这其中也包括我很多人大校友,我都是非常感激的。我其中一个师弟给我电话,问需要不需要他出面,我说,不必,这事我应该自己解决。他又说,是不是需要坐领导的车去一趟《时尚》,我也拒绝了。我相信这事天理是很清楚的,我应该自己去面对。这个师弟是令计划的秘书。
后来《时尚》赔了我70万元,我在娟子的老家陕西建了一个以她名字命名的希望小学。我相信这每一分钱都是正义的,一个努力工作的中层领导,在发现重病后,这个公司不是给力所能及的帮助,而是抛弃她,我相信这是有违天理的。这个公司必须付出代价得到教训,但是我不相信这需要动用关系以势力压人。
我知道我写这文章,会让很多人大校友们不耻。但是,我相信还是那个天理,雷洋这件事首先雷洋本人有错在先,造成他死亡也是他自己激烈反抗的后果。如果因此严惩正常执行公务的警察,这个社会还会有认真执法的警察,这个社会还会有安全感?不让下一个雷洋出现,绝不是通过严惩警察,让警察不再认真执法。而是我们得遵纪守法,我们得对得起妻儿。
我也知道,很多人不相信检方公布的那些信息。如果不相信,写什么公开信,公开信不是还让官方来出面?有人希望卖淫合法化,那在没有合法化前,警察依然是合法的执行公务,另外我想问,你愿意你的妻子或是女儿去卖淫吗?
最后总结一下:在法律的框架下给雷洋家人提供帮助,我觉得都是正常的,雷洋家人也可以在法律框架下主张自己的权利。但是通过校友力量抱团以势压人,就是得手,依然给社会一个势比法大的信息,对于法制建设无任何帮助。
我也知道,写这样的文字很得罪人,但是我相信,要想让这个社会健康发展,必须遵守天理而不是势力。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