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评]雷洋家属放弃诉讼,多方博弈的妥协

2016-12-29 20:02 来源:编辑整理 作者:佚名
雷洋案是中国社会的成人礼
童大焕—2016年12月29日
观念(是非),利害,秩序。
先写下这几个关键词,再来展开我们的论述,边界,框架,视野就会格外清晰明了。
在北京市丰台区检察院23日宣布雷洋案涉案警察有罪不起诉决定后,2016年12月28日,雷洋家属表示放弃刑事自诉和申诉程序,“压力太大,漫长的诉讼耗费的心力,超出我们尤其是两位老人的承受范围,所以我们已经商议协调,放弃所有诉讼。”
它意味着从个案上,雷洋案已经彻底终结。
有人表示极度失望和愤怒,有人松了一口气,有人在考虑要不要移民。我从昨天晚上开始,一直关注各种相关消息,现在,心情非常平静地写下这篇文字。我认为,雷洋案是中国社会的成人礼!中国的法治之路,个体的自由、安全、尊严之路,已经开启,我们大家,都在路上!
眼下这个结果,是一个各方都没有全胜、各方都不满意,甚至是强烈不满意的结果。可想而知,这也是一个多方博弈和妥协的结果。我想起了自己十多年前,写昂山素季用的文章标题是《民主的本质精神是妥协》。我甚至想到了在敌我双方你死我活的战场上,尚且都是各有伤亡,眼下的这种博弈,既非敌我博弈,弈非完全的利益博弈,而是观念、利害、秩序多重交织的结果,我们完全没有必要过于悲观。
首先,家属的选择,是重重压力下的无奈之举。我相信,有利诱,更有威逼。其实任何人的自由选择,都是各种权衡的结果。比如说“自由迁徙”,说来容易,但事实上多数人要离开家乡,离开日渐年迈的父母和未成年的儿女,有撕心裂肺之疼痛。
我赞成李方的意见:“任何公意和舆论,无法凌驾于雷洋家属的决定之上。”(《当家属选择妥协,关于雷洋案的公与私》)本案中压力最大的就是他们。尽管他们最终选择了妥协,我仍然认为雷洋的妻子非常了不起,深明大义,她从一开始只要真相不论嫖娼的坚持,给本案的是非定下了基调,也开启了中国社会一个崭新的文明旅程。
其次,律师严格限定在法律范围内的活动,网友和校友们的呐喊,持续而有效。到现在为止,陈有西团队的律师们“扭转了当时不立案的既成事实,是律师调查警察犯罪启动逮捕刑拘五个警察的中国第一案。雷洋案检察立案调查期间,中政委和公安部在全国公安内部开始了大警示和执法规范化整顿。就我们的代理目的而言,实现了五个警察、辅警的有罪定性,将清除出公安队伍。为被害人家属获赔 巨额赔偿,实现了中国迄今为止开创性的最高额的民事赔偿。”
第三,关于此事的后续影响。李方认为,“经过雷洋案的教训,警方在今后的执法中会更加小心一点,应该是比较没有疑问的。这点相信,不知道能不能略微起到告慰的作用。”与他亦师亦友关系的贾葭则执相反的态度,认为“可以相信,经过雷洋案,警方以后执法会更野蛮。”十年砍柴表示:“我倾向于贾葭的判断。你想想,这么大的动静,给组织上添了这么多的麻烦,组织上害怕警队的兄弟寒心,依然以大无畏的决然姿态处理好这事,不让一位兄弟包括邢铺头受委屈。贾葭,恭喜你,你的移民生意将越来越火爆。”
我更赞成李方的观点。原因如下:
1雷洋案的刑事自诉无法继续下去,决非为了袒护几个执法犯法者,而是有关方面担心会把真相撕得更惨裂。几个给组织惹出这么大麻烦、给社会造成这么大撕裂、甚至有可能引发社会动荡的执法者,包括为他们包庇做假的上级官员,相信都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2有关方面自忖无法应对真正的法律程序和汹涌公议,才会把压力集中于雷洋家人,让其放弃自诉。由此可见,在严格的法律程序和汹涌的公议面前,“有关方面”是稍显弱势的群体;而在“有关方面”这个强大的国家机器面前,雷洋家人是弱势群体;
3关于雷洋案的是非对错判断,造成了中国社会前所未有的撕裂状态,警方和社会之间,警方内部,同学,老乡,校友,甚至家庭内部,父子之间,夫妻之间,都发生了巨大的观念撕裂。这种撕裂,已经超越利害,恰恰是一个现代法治观念启蒙的过程。在主流观念没有与文明社会和法治规则接轨之前,贸然让博弈过程中的任何一方全胜、另一方全输,都会造成更大的观念撕裂甚至社会动荡。这是执政当局必须考虑的问题。政治在这里就成了“平衡的艺术”,不可不察;
4通过雷洋案,《中国人开始追求免于恐惧的自由》(我此前关于本案的一篇文章标题)的道路不会停止。据悉,中国人民大学校友群准备把每一个声援群改名为“免于恐惧的自由”群;
5在更大的人类历史视野上,今天的世界和中国,互联网开启了基因突变式的人类透明时代!在信息透明时代,秘密就像同位素,半衰期越来越短。一切靠信息不对称牟利的机构都将土崩瓦解。你在,中国就在;你心向光明,中国就光明!
所以,我们完全不必悲观。法治不是哪个伟人大笔一挥就可一蹴而就,而是需要我们每一个公民观念的觉醒、内心的自觉与行动的坚持。从这个意义上说,社会的点滴进步,取决于我们每一个个体的观念觉醒、内在自觉和行动努力。你怎样,中国就怎样;你光明,中国绝对不会黑暗!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