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为什么要对调八大军区司令员?

2017-01-11 08:59 来源:编辑整理 作者:佚名


毛泽东曾经说过:“我们的原则是党指挥枪,而决不允许枪指挥党。但是有了枪确实又可以造党,八路军在华北就造了一个大党。还可以造干部,造学校,造文化,造民众运动。延安的一切就是枪杆子造出来的。枪杆子里出一切东西。”

基于历史经验,新中国建立后,毛泽东始终对军队抓得很紧,不仅一直兼任中央军委主席,要求军队重大问题都要向他报告,甚至营、连的调动也要经过他批准。

“文革”前夕,毛泽东对汪东兴说:“我们军队里也不那么纯,军队里也有派嘛……不知你们信不信?你们不信我信。”可见,对军队领导权和内部状况的关注,是促成毛泽东对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的历史和心理因素。

  邓小平毛泽东“英雄所见略同”

1971年9月13日,林彪出逃事件发生后,受命于危难之际的叶剑英开始主持军委工作。

根据毛泽东的指示,叶剑英抓紧整顿军队。叶剑英认为,军队的领导班子,特别是大单位的领导班子,是军队的“上层建筑”,军队的领导权必须掌握在可靠的人手里。

叶剑英的这些想法,得到了毛泽东的认可。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开始在毛泽东的头脑中逐步酝酿。

1973年3月10日,邓小平恢复了党的组织生活和国务院副总理职务。在一次听取工作汇报时,毛泽东讲到各大军区司令员久未调动的问题,问邓小平怎么办?邓小平稍作沉思后,把面前的茶杯和毛泽东的茶杯对换了一下。毛泽东会心一笑,说道:“英雄所见略同。”

  毛泽东要许世友做汉朝柱石周勃

1973年12月,中央召开政治局会议。会议开始不久,毛泽东说:“我考虑很久了,大军区司令员还是调一调好。”他面朝叶剑英:“你是赞成的。我找了总理、王洪文两位同志,他们也赞成。”

毛泽东建议在座的政治局委员们唱《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唱完歌,毛泽东又说:“一个人在一个地方搞久了,不行呢。搞久了,油了呢!”这是讲各大军区司令员。因为有的大军区司令员,在一个地方已经呆了一二十年。他认为,一个人在一个地方呆得太久了,搞得关系盘根错节,对工作不利。

随后,毛泽东指着刚复出不久的邓小平说:“我们现在请了一个参谋长。他呢,有些人怕他,但他办事比较果断。”毛泽东又对邓小平说:“你呢,人家有点怕你,我送你两句话,柔中有刚,绵里藏针,外面和气一点,内部是钢铁公司。过去的缺点,慢慢改一改吧。”

根据政治局会议的决定,中央12月20日召开了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会议。会议是在毛泽东的书房召开的。据参会的田维新将军后来回忆,当时毛泽东坐在书房的中央,左手坐着朱德总司令,右手坐着刚参加军委工作的邓小平。周恩来、江青等几位政治局委员依次站立在毛泽东的右后侧。

李德生回忆,毛泽东交代叶剑英副主席把各大军区司令员、政治委员都找来。46位高级将领受到了接见。将要被调动的八大军区司令员,坐在面对毛泽东的前排。

毛泽东向坐在前排的许世友问道:“我要你读《红楼梦》,你读了没有?”“读了。”许世友回答得很干脆。“读了几遍?”“一遍。”“一遍不够,要读三遍。”毛泽东随口背了《红楼梦》第一回中的一大段。

自从毛泽东要许世友读《红楼梦》后,在座的高级将领几乎都认真读过这部古典名着,但是没有谁能大段背诵。80岁高龄的毛泽东这一番即席背诵,令在座的高级将领敬服不已。

背过《红楼梦》,毛泽东还要许世友学周勃。周勃是西汉初年刘邦手下的名将,是刘邦去世后朝廷的柱石。接着,毛泽东对北京军区司令员李德生风趣地说:“在一个地方搞久了,也不太好。你在北京军区搞得倒不是那么久。李家出了个李铁梅,你就是李铁梅,你就是陪绑的。”他还幽默地说了两遍:“李德生活到九十九,上帝请你喝烧酒。”

尴尬处周恩来为王洪文“解围”

1973年12月22日,毛泽东正式宣布对调命令,各大军区司令员、军兵种主要领导再次集中。毛泽东想给王洪文一次机会,让他在将帅面前树立点威信,委托王洪文点名。王洪文不知深浅,就大大咧咧地点起名来。

“许世友!”没有人答应。王洪文向会场望去,只见许世友脸色铁青,眼望天花板,不理会他。其实,王洪文在上海时,和许世友比较熟,也在一起喝过酒,没有想到许世友一点面子不给他。于是他又壮着胆,点了一次:“许世友!”忽听“咚”的一声,许世友把茶杯往茶几上一磕,发出巨响。

这时,王洪文才醒悟过来,他转过头来求助似地望着伟大领袖。毛泽东铁青着脸,有些恼火,但却一言不发。

机敏的周恩来立刻来救场。他拿过名册,先从其他司令员点起,李德生、陈锡联、许世友……刚才还很傲的将军们,一个个响亮地回答着。点完名,周恩来宣布了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的具体细节。

会议结束后,按照毛泽东的要求,命令下达10天内,各军区司令员都到达了新的工作岗位,每人按规定仅带了10人以内的工作人员。对调工作干净利落地完成了。


这次重大军界人事调动,立即引起了国内外的广泛关注。美国着名的中国问题研究学者罗兹曼指出:“这是有意识地显示文官控制着国家政权。这样,许多司令员便离开了他们工作了20多年并建立了关系网的地区。这一命令是中国地方军事主义走向衰落的主要迹象。这次调动的规模之大表明,涉及的每一个人都意识到,传统的势力已经被打破。”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