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爱玲与胡兰成 | 才女为何钟情渣男

2017-01-11 09:00 来源:编辑整理 作者:佚名






民国才女张爱玲为何钟情于渣男

睡不醒的其小姐




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


这便是一代才女张爱玲遇见胡兰成当时的心理感受。在与张爱玲相恋之时,胡兰成已经是有过几次婚姻的人了,并且当时还有家室。为何这个如此薄情、花心的渣男会赢得才女张爱玲的芳心并且让她爱得无法自拔?






情场高手PK纯情少女



常年在女人堆里打滚的胡兰成是个情场高手,胡兰成虽然比不上主子汪精卫的帅气逼人,但也算是成熟稳重的男人。


这类男人深得少女的喜爱,并且胡兰成是靠笔杆子讨生活的人,写的一手好情话自然不在话下。而当时的张爱玲是个20几岁、情窦初开、基本少和男人接触的少女。要拿下这样的纯情少女对于胡兰成来说易如反掌。




在第一次相遇时,胡兰成对张爱玲说:“你一个月稿费是多少?


也许正这是这句话,让张爱玲对胡兰成更有感觉。因为,在张爱玲过去的生活里,继母的虐待,父亲的冷漠,母亲的不关心让她不相信亲情。没人关心过她的生活状况,是死是活也无人过问,而胡兰成突然的一句话击中张爱玲的心房,让她感觉到来自一个成熟男人的温暖。


之后,比张爱玲大十几岁的胡兰成趁热打铁,与张爱玲呆在一起,谈文学,并且对张爱玲文章分析地入木三分,这让张爱玲觉得是懂她的。因此初涉爱河的张爱玲对于这个成熟男人的甜言蜜语,自然是深信不疑。




张爱玲在和胡兰成相处不久之后,寄了一封信给他,大抵意思是两人不要再见面了。而胡兰成却把张爱玲情窦初开的心看得一清二楚,于是他说:“女子一旦爱上了男子,是会有这种委屈的。”


如果说张爱玲的小说是把男人看透了,那么情场高手胡兰成也算是把各色女人的心理摸透了。因此张爱玲爱上胡兰成,迷恋他自然是正常的。 



“笑,全世界便与你同声笑。哭,你便独自哭。”——《花凋》



张爱玲出生显赫,曾祖父是大名鼎鼎的李鸿章,祖母是李鸿章的女儿李菊耦,母亲也是名门望族新派人黄素琼。奈何有个不靠谱的父亲,因为父亲张志沂爱嫖娼,是个真真切切的败家子。于是张爱玲的母亲在她四岁就与张志沂离婚了,并且扔下张爱玲前往欧洲。




张爱玲童年缺少母亲的爱,在《童言无忌》中,张爱玲说:“我四岁的时候她就出洋去了,在孩子的眼里她是辽远而神秘的。”


母爱的缺席也是造成张爱玲性格比较孤僻,冷漠的原因。父亲又在外沾花惹草,后来张爱玲也不得继母的欢心。


张爱玲从小是在压抑,没有快乐的家庭里长大的,继母经常虐待她,衣服也都是继母穿剩给的。




《童言无忌》中说:“永远不能忘记一件黯红色的薄棉袍,碎牛肉的颜色,穿不完地穿着……是那样地憎恶与羞耻。”


而在饭桌上,父亲为了一点小事就抽弟弟嘴巴子,张爱玲眼泪往下掉却遭到继母的冷嘲热讽。之后,张爱玲在忘记和继母知会的情况下去了生母那里。结果遭到父亲毒打,被关起来,并扬言要用枪打死她,直到她生了大病,父亲也没有给她请医生。


在这样一个压抑、缺爱、没有亲情可言的家庭里,张爱玲的性格缺陷,张爱玲的冷漠,缺爱自然是可以解释的。


因为在这之前,她不相信亲情,而胡兰成的一句:“你一个月的稿费是多少?”温暖了她的心。没有人关心她的生活状况,而现在这么一位成熟稳重的男人对她的生活状况却说如此在意。


当然,我更愿意相信也许是胡兰成无意的提问,只是对于缺爱的人来说,别人的一句哪怕是无意的温暖的话都是很重要的。




“我要你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个人是在等着你的,不管在什么时候,不管在什么地方,反正你知道,总会有这么一个人”——《半生缘》




初恋情结也叫蔡戈尼克效应,一般而言,人们对于已完成了,已有结果的事情极易忘怀。而对中断了的,未完成的、未达目标的事情却总是记忆犹新。这也很好解释了为什么很多电视剧里的女生对于自己的初恋难以忘怀,并且有些人等了初恋一辈子。


胡兰成是张爱玲生命中第一个真正爱的男人,也是除家人之后第一个对她表达爱意,并且走近她生命的男人。


他懂得欣赏她的文章,他能给予她“低到尘埃里的爱”,他给了短暂她“现世安稳”,给了她一生中短暂的少有的幸福。


因此,即使知道胡兰成爱沾花惹草,即使知道他心里不止有她,还腾出位置给别人,但她还是爱他。于是,张爱玲才会纵容胡兰成的多情,以至于胡兰成当着她的面和别的女生调情。在之后的胡兰成很长一段逃亡日子里,都是靠张爱玲给他的稿费维持生计。


对于张爱玲而言,钱的意义比亲情更为重要。


《童言无忌》中,她说:“对于我,钱就是钱,可以买到各种我所要的东西。”她喜欢钱,因为她没有吃过钱的苦。


而她对于已经分手的渣男胡兰成之后的金钱支持,足以看出她对于他的爱,是那么地深沉,奈何她爱得凄苦,胡兰成负得轻薄。


对于张爱玲而言,胡兰成是初恋,是生命中第一个男人。即使他负她,即使他多情,但她还是爱他。


她像曼桢一样等着心爱人,放不下初恋,但正如《半生缘》里曼桢所说:“我们回不去了。”也许,他们的爱,一开始就注定是个悲剧。



男人对于女人的怜悯,也许是近于爱,一个女人是绝对不会爱上一个让她觉得楚楚可怜的男人。女人对于男人的爱,总得带点崇拜性。



弗洛伊德认为,在儿童期,孩子会发生恋母或恋父情结,比如女孩子会崇拜父亲,甚至要和母亲竞争独占父亲,对母亲又加了恨的成分,这就是恋父情结。张爱玲在小说《心经》中,描述了一位小女孩爱上自己的亲生父亲,并且与母亲竞争独占父亲的行为。


读这篇文章时是在大一,读张爱玲的文章向来是需要耗费更多脑细胞的。


读罢之后以为是写一位女儿与父亲的父女之情,只不过这位女儿的爱有些特殊而已,后来查阅相关的论文才知道原来是描述亲生女儿爱上父亲的故事。


张爱玲把恋父情结转移到择偶标准上,在张爱玲的婚姻中,胡兰成比张爱玲大10几岁,后来的美国丈夫赖雅更是大张爱玲20几岁。



成熟稳重的男人能够给予她从小缺失的父爱,这是对于她缺少父爱的另一种补偿,于是,胡兰成的成熟稳重确实能吸引张爱玲。虽然张爱玲在当时的名气比胡兰成大的多,但是他的成熟稳重,他的高情商,他对于她文章入木三分的分析,他懂得她的想法都让张爱玲崇拜他。


我以为爱情可以填满人生的遗憾,然而制造更多遗憾的,却偏偏是爱情。


张爱玲在《半生缘》中说:“你问我爱你值不值得,其实你应该知道,爱就是不问值得不值得。”


也许,爱上一个人是不需要理由的。


撇开胡兰成的薄情寡义和汉奸身份,他确实给了张爱玲一段充满爱的时光。


而对于胡兰成的花心,或许张爱玲早就看懂了。



在《红玫瑰与白玫瑰》中,她说:“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白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成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红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粘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


对于胡兰成这样的渣男而言,有了张爱玲,却又出轨护士小周,有了小周,又劈腿年轻寡妇范秀美。无论娶了谁,都不会满足的。


而他们的乱世之爱,也随着时间淹没在历史长河中。无论怎样,至少他给了她一段从未有过的爱情体验,而对于他人如何评价这段恋情,张爱玲是不会去在意的,这也正是她特立独行的体现。




作者简介:




笔名:睡不醒的其小姐,一位在校大三女大学生,爱文字,爱民国,爱充满烦恼但却是最幸福的每一天。

本文系作者投稿。欢迎更多的原创作者向“民国文艺”踊跃投稿,投稿邮箱:wenyizhiguang@163.com,没有稿费。文章要求:1)民国文艺题材;2)原创;3)未在任何媒体包括微信公众号发表;4)篇幅适中;5)附笔名与一小段作者简介(非必需)。


长按识别一键加关注

投稿邮箱:wenyizhiguang@163.com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