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林黛玉与贾宝玉是如何谈情说爱的?

2017-01-11 20:05 来源:编辑整理 作者:佚名
林黛玉与贾宝玉是如何谈情说爱的?
文丨姜卫华
《红楼梦》里的林黛玉眼泪倒不少,动不动就哭哭啼啼,让人觉得她受得委屈特别多,以泪洗面是黛玉的拿手好戏。然而,就是这样的极品方式,让贾宝玉又是赔礼又是哄,好妹妹不知叫了多少回,搞得宝玉不知所措。那么,林黛玉与贾宝玉是如何谈情说爱的呢?

一、锁定目标,博取好感。有目标,才有动力。有感觉,才会有亲近。沟通交流是谈情说爱的基础。
《红楼梦》第三回【托内兄如海荐西宾接外孙贾母惜孤女】宝玉便走向黛玉身边坐下,又细细打量一番,因问:“妹妹可曾读书?”黛玉道:“不曾读书,只上了一年学,些须认得几个字。”宝玉又道:“妹妹尊名?”黛玉便说了名,宝玉又道:“表字?”黛玉道:“无字。”宝玉笑道:“我送妹妹一字:莫若‘颦颦’二字极妙。初次见面,宝玉看好林妹妹。黛玉进入贾府,心中锁定目标。
二、细致入微,夸赞得当。关心别人,赢得尊重。夸赞别人,赢得好感。赞美是温柔杀手,赞美也是自身品味的象征。
《红楼梦》第八回【贾宝玉奇缘识金锁薛宝钗巧合认通灵】那丫头便将这大红猩毡斗笠一抖,才往宝玉头上一合,宝 玉便说:“罢了罢了!好蠢东西,你也轻些儿。难道没见别人戴过?等我自己戴罢。”黛玉站在炕沿上道:“过来,我给你戴罢。”宝玉忙近前来。黛玉用手轻轻笼住束发冠儿,将笠沿掖在抹额之上,把那一颗核桃大的绛绒簪缨扶起,颤巍巍露于笠外。整理已毕,端详了一会,说道:“好了,披上斗篷罢。”宝玉听了,方接了斗篷披上。
一时黛玉来了,宝玉笑道:“好妹妹,你别撒谎,你看这三个字那一个好?”黛玉仰头看见是“绛芸轩”三字,笑道:“个个都好,怎么写的这样好了!明儿也替我写个匾。”宝玉笑道:“你又哄我了。”
三、胡搅蛮缠,引人注目。在那个时代,荷包是定情之物,为了搞清真相,胡搅蛮缠不失为一种手段。恰到好处见好就收,增添情趣也!
《红楼梦》第十七回【大观园试才题对额荣国府归省庆元宵】黛玉越发气的哭了,拿起荷包又铰。宝玉忙回身抢住,笑道:“好妹妹饶了他罢!”黛玉将剪子一摔,拭泪说道:“你不用合我好一阵歹一阵的,要恼就撂开手。”说着赌气上床,面向里倒下拭泪。禁不住宝玉上来“妹妹”长“妹妹”短赔不是。

黛玉被宝玉缠不过,只得起来道:“你的意思不叫我安生,我就离了你。”说着往外就走。宝玉笑道:“你到那里我跟到那里。”一面仍拿着荷包来带上。黛玉伸手抢道:“你说不要,这会子又带上,我也替你怪臊的!”说着“嗤”的一声笑了。宝玉道:“好妹妹,明儿另替我做个香袋儿罢!”黛玉道:“那也瞧我的高兴罢了。”
四、展示才华,让人刮目。才华只有让人知道,才是真章。否则,束之高阁,无人知道,淹没其才,就不能让人刮目相看了。
《红楼梦》第十八回【皇恩重元妃省父母天伦乐宝玉呈才藻】宝玉续成了此首,共有三首。此时黛玉未得展才,心上不快。因见宝玉构思太苦,走至案旁,知宝玉只少“杏帘在望”一首,因叫他抄录前三首,却自己吟成一律,写在纸条上,搓成个团子,掷向宝玉跟前。宝玉打开一看,觉比自己做的三首高得十倍,遂忙恭楷誊完呈上。

五、特色俗香,顺水推舟。这里就涉及到化妆和滚床单问题了,淡淡的体香,令人心旷神怡,俗香是本真。有些事说不清道不明,日久生情,功到自然成。
《红楼梦》第十九回【情切切良宵花解语意绵绵静日玉生香】宝玉总没听见这些话,只闻见一股幽香,却是从黛玉袖中发出,闻之令人醉魂酥骨。宝玉一把便将黛玉的衣袖拉住,要瞧瞧笼着何物。黛玉冷笑道:“难道我也有什么‘罗汉’‘真人’给我些奇香不成?就是得了奇香,也没有亲哥哥亲兄弟弄了花儿、朵儿、霜儿、雪儿替我炮制。我有的是那些俗香罢了!”宝玉笑道:“要去不能。咱们斯斯文文的躺着说话儿。”说着复又躺下,黛玉也躺下,用绢子盖上脸。
黛玉听了,翻身爬起来,按着宝玉笑道:“我把你这个烂了嘴的!我就知道你是编派我呢。”说着便拧。宝玉连连央告:“好妹妹,饶了我罢,再不敢了。我因为闻见你的香气,忽然想起这个故典来。”黛玉笑道:“饶骂了人,你还说是故典呢。”
六、心心相印,善解人意。什么叫志同道合?什么是善解人意?曹雪芹笔下的宝黛告诉你:“我就是个‘多愁多病的身’,你就是那‘倾国倾城的貌’。”黛玉听了,不觉带腮连耳的通红了,登时竖起两道似蹙非蹙的眉,瞪了一双似睁非睁的眼,桃腮带怒,薄面含嗔,指着宝玉道:“你这该死的,胡说了!好好儿的,把这些淫词艳曲弄了来,说这些混帐话,欺负我。”“你说你会‘过目成诵’,难道我就不能‘一目十行’了?”“一般唬的这么个样儿,还只管胡说。呸!原来也是个‘银样蜡枪头’。”(见《红楼梦》第二十三回【西厢记妙词通戏语牡丹亭艳曲警芳心】)
七、眼泪法宝,试探真爱。流眼泪是女人的拿手好戏,女人的泪,男人一喝就醉。又把“好妹妹”叫了几十声。“你死了,我做和尚。”的真情表白,又何尝不是一种山盟海誓的约定呢?
《红楼梦》第三十回【宝钗借扇机带双敲椿龄画蔷痴及局外】那黛玉本不曾哭,听见宝玉来,由不得伤心,止不住滚下泪来。宝玉笑着走近床来道:“妹妹身上可大好了?”黛玉只顾拭泪,并不答应。宝玉因便挨在床沿上坐了,说着,又把“好妹妹”叫了几十声。黛玉心里原是再不理宝玉的,这会子听见宝玉说“别叫人知道咱们拌了嘴就生分了似的”这一句话,又可见得比别人原亲近,因又掌不住,便哭道:“你也不用来哄我!从今以后,我也不敢亲近二爷,权当我去了。”宝玉听了笑道:“你往那里去呢?”黛玉道:“我回家去。”宝玉笑道:“我跟了去。”黛玉道:“我死了呢?”宝玉道:“你死了,我做和尚。”
脂砚斋曾在评点里分析宝黛两人的爱情态度:“以情说法,警醒世人。黛玉因情凝思默度,忘其有身,忘其有病。而宝玉千屈万折,因情忘其尊卑,忘其痛苦,并忘其性情。爱河之深无底,何可泛滥,一溺其中,非死不止……其多情之心不能不流于无情之地。”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