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全民故事计划:城中村的站街女

2017-01-11 20:05 来源:编辑整理 作者:佚名
​一
出国前的几个月,我在广州联系了一个语言培训学校报了口语提高班,想想自己老大不小了,继续进修还得花上父母一大笔血汗钱,心里多少有些惭愧,为了尽量节省开支,在培训学校附近的城中村找了间房子,和一个女生合租。
房子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对于两个女生来说,相当足够了,关键是价格还便宜。
舍友是个整洁又会生活的女生,在一家外企上班,平时把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条,我们常常一起窝在房间里看电影,侃大山,聊八卦,周末也会一起进厨房做做饭,生活得很愉快。
美中不足的是住在城中村里鱼龙混杂,我们租的房间在8层位于顶楼,没电梯,出了名闷热不通风的城中村,偶尔还会毫无预兆的停电,房子的外部设施和地理位置稍微差点儿,楼房并不在村的主街上,而是在主街的小深巷子里,对于女生来说出行不大安全,尤其是晚上。

搬家的那天,喊了几个大学同学来帮忙搬东西,村子里不能通车,我们只能在村口喊了台小三轮车帮忙把东西运进去,到了楼下的时候,看见两个衣着暴露的女人站在我家楼下的门口处,她们长得不算漂亮,化的妆倒是很浓,一个身材高偏瘦,另一个身材比较胖,嘴里还叼着一根烟,身上散发出一股廉价香水的味道。
我掏出钥匙打开门让提着东西的同学们先进去,并礼貌性地问了一下那两个人是否也要进去。“不用啦小妹妹,我们不住在这栋楼里,谢谢啦。”其中一个比较高瘦的女人回道。“哦哦,好的!”说完我走进屋里准备关门。
“你是新搬来的呀?”稍胖的那个女人突然问道。“是的啊,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呢,村子里很多小饭馆都很好吃的,价格又便宜,可以省掉很多煮饭的功夫哦,记得要去试试。”“好的,谢谢姐姐,那我先上去了。”我进了屋,顺手把门给关上了。
上楼的时候,阿东学长提醒我:“你以后晚上要尽量少出去,我看你住的这个地方比较乱。”
“怎么说呢?”“你真不知道假不知道?刚才楼下和你说话的那两个女人是站街女啊......”
“啊?站街女不都晚上工作么,这大白天的她们怎么会出来呢?”我惊讶道。“说明你住的这个地方治安真的不怎么样,总之自己注意吧!”我认真地点了点头,心里不禁有些担忧。
住进去后,发现她们的确不分白昼,每天都站在同样的位置,偶然出门遇见了,她们还是会对我微笑示意,但是慢慢的,我不再去回应,一是避嫌,二是觉得丢人,不想和这种职业的人有过多接触。
时间久了甚至有些厌烦,觉得她们站在我们家楼下工作,会造成诸多的不方便,每次回家,都必须在离家还有50米左右的地方提前掏好钥匙,不愿在楼下门口逗留,担心被人误以为是她们的同行,尤其是晚上。
有天下课回家,在楼下碰见了那个稍胖的女人,她正和一个40多岁的中年男人说话,口味语气和行为举止都很是暧昧,中年男人见我走过,向我抛了一个媚眼,我低着头赶紧开门上楼。
到家后忍不住和舍友聊起了这件事,“你有没有觉得楼下那两个女人站在我们楼下工作有些不太好?”“怎么啦?发生什么事了吗?”舍友似乎不明所以。“倒不是有什么事,是我感觉不太舒服,每次回家都得提前掏好钥匙,生怕在门口逗留被人误解,而且最近隔壁楼装修,总有些装修工人眼神不怀好意打量我们,甚至还吹口哨......”舍友听完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说:“哎呀,你想太多,时间久了你就习惯了,要知道这里是广州,寸土寸金的地方,为了节省房租,许多外地来打工的白领和高知识分子都住在城中村里呢,别太担心了啊......”说完她还继续笑着。我有些不好意思回了句“好吧......”
舍友见我一脸不放心的表情,继续解释道:“其实我听房东讲起过关于楼下那个胖女人的事情,她名字叫阿莹,已婚女人,有个6岁的女儿在上幼儿园,他们一家三口住在这里挺久的了,就在我们对面那栋楼房的一楼,接客的时候就只能直接把客人带回家”。
“那她的老公和女儿呢?不怕被他们看见?”我惊讶打断道。“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啊,他老公喜欢赌博,终日游手好闲,一家三口的经济来源全靠她的这份收入,而且阿莹比阿芳(另一个偏瘦的女人)稍肥些,客人没那么多,所以经常会看到就阿莹自己站在那,唉,总之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房东说她也是挺可怜的。”听完舍友的这番话,我不知该说些什么,所以也就没再继续追问了。

有天胃炎犯了,在学校请了假提前回家,吃完药睡了会儿感觉好了许多,起来洗了个澡,顺便把衣服也洗了,正准备去家门口对面的天台晾衣服,谁知刚打开天台门,一股猛风吹了进楼道来,身后的家门唰的一声关上了。当时我的头发湿漉漉的还在滴水,脚踏着人字拖,穿着条蜡笔小新的睡裙,裙子后面还印着蜡笔小新那大圆白的屁股,手上提着一桶刚洗完的衣服还有几个衣架,除此之外身上什么都没有带,我愕然了足足有半分钟。
正当我刚从崩溃的情绪缓和过来时,想想离舍友正常下班时间还有将近6小时,不可能一直这么坐在楼道里,于是我把衣服放在了家门口,往楼下走去挨家挨户的敲门,敲到第10户的时候我放弃了,因为这个时间点楼房里根本没有人,大家都去上班了。
忽然,我在二楼楼梯拐角处发现了一张通知单,上面写有房东的紧急联系电话,我无奈的走到楼下打开门,见到那个胖女人阿莹就站在门边玩手机,似乎正和谁聊的很开心。
我急得手心直冒汗,又迟迟羞于开口,那个女人回头看到了我,笑嘻嘻地说:“嘿,小妹,你怎么穿成这个样子出来啦,那边那些装修工全盯着你呢,知道危险不?”
“我出阳台晾衣服的时候,房门被风吹的关上了,我什么都没有带......”我惭愧的说道。“这样啊,我给你家房东打电话,你等等啊!”说着拨出了号码把手机给我递了过来,我连忙道谢说稍后会付她电话钱。
不出半小时,房东过来把门打开了,我换了身衣服拿了点钱下楼找阿莹,她却说几毛钱的事儿不用给了。我心里觉得过意不去,走到巷口的小卖铺买了几瓶饮料和一包薯片,和阿莹坐在门口的小阶梯上聊起天来。

后来我得知她年龄比我还小,刚满22岁,家在宁夏的一条小农村,很穷,13岁那年就被同村的一个“大姐”带入行了,2006年来的广州谋生,然后认识了她的丈夫还生下了现在的小孩,当问起她老公赌博的事情时,她叹了口气,从包里拿出一包万宝路,抽出一根烟递给我,我摆摆手表示不抽烟,她把烟放到自己的嘴上,点燃,吸了一口说道:“他之前是在赌场给人看场子的,自己也沉迷赌博,每回赢钱了就来光顾我,还带我去吃夜宵,时间长了两个人产生了感情,就要我嫁给他”。
她表情严肃的思索了一下,继续说道:“像我们这样的人,还有什么好挑的呢,能遇到一个愿意娶自己的人,能给我一个家,对于我来说已经相当满足......”她快速地吸了几口烟,烟雾从她的鼻腔里缓缓流出来,像一团雾似的挡住了她的脸,我看不清她的表情。
我有点难过地问她:“你有想过改变自己的生活吗?”她咧开嘴笑了笑说:“小妹啊,不是所有人都像你这么幸运可以读那么多书的,我当年上小学时成绩也是全班前三呢......”说到这里她笑了笑,止住了。
“阿莹,你喜欢看书吗,我过几天就要出国了,很多书都带不走了。”“喜欢啊,平时有时候也会看看《知音》啊什么的......”“好的,你在这等等啊!”说完,我站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跑上楼去找了一些书送给她,她开心得合不拢嘴。
后来,舍友家里有急事请假回老家一段时间。
出国的前一天晚上,和朋友们开了个欢送会,凌晨一点钟左右朋友开车送我回家,因为村里不能进车,我看到主干道也还挺热闹,就坚持自己走进去了,可是越往村尾里走就越冷清,走进小深巷时,已经一个人影都没有了,灯光昏暗,难免感到些许寒意。
我快速地往里走,突然有个30多岁的中年男人从后面冒出来,搭话道:“小姑娘,怎么这么晚回家啊?要不要去我家坐坐,我请你吃夜宵哦。”我心里一惊,用眼神环绕了下四周,除了他之外,巷子里并无其他人,这个中年男人长得比较猥琐,头发凌乱,还能闻到从他嘴里散发出来的一股混杂着烟酒味的恶臭。
我没有搭理他,继续加快步伐往前走,但是还是隐忍不住心里的恐惧感,以至于走路时双脚有些发抖。“臭婊子...…说话!!”他追上来骂道,并一步越到我前面挡住我,我低着头依然不敢吭声。“说话!!!怕啊,哈哈?”
“不好意思啊,大哥,这么晚了我还没回去,舍友会担心的......”他嘿嘿笑了几声,弯下腰,伸长脖子把头向我凑了过来,用那长满黑茧子的手指指了指自己的脸说:“亲我,亲我下,亲完我让你走。”
正当我吓得要哭出声的时候,看见了阿莹从前面向我走了过来,向我喊道:“小妞,怎么这么晚啊,你的男朋友联系不上你,在找你来了......”我马上意识到了什么,赶紧朝阿莹的方向跑了过去,后面那个猥琐男人好像有点不大甘心,还在后面缓缓跟着,到了家门口时,阿莹说:“快点!赶紧开门!”那个男人看清楚了形式,并没有任何男人在,起步朝我们跑了过来,我手忙脚乱的在包包里捣鼓钥匙,刚把门打开,那个男人一把抓住了我的手,阿莹赶紧上前推开那男的,让我先进屋里,然后砰一声帮我把门关上了。
站在楼道里的我听到阿莹打开嗓门喊道:“老公...亲爱的...老公出来......”然后门外有一个浑厚的男人声音回到:“来啦,怎么啦!”
我这才松了一口气,安心地上楼了。
第二天一早要赶飞机,出门太早没好意思去打扰阿莹。后来问起舍友关于阿莹的事情,舍友说她已经搬走了,我就再也没见过她。
作者,郑逸梵,留学生
编辑 | 蒲末释
全民故事计划(ID: quanmingushi)故事皆为原创,如需转载请至后台询问
寻找每个有故事的人,发现打动人心的真实故事
投稿请寄tougao@quanmingushi.com​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