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我为何从小喜欢吃雪?

2017-01-11 20:05 来源:编辑整理 作者:佚名
文/思文
没有雪花的冬天,总感觉有些单调。
总有雾霾的冬天,总感觉有些压抑。
今年的冬天不冷,总有晚秋的感觉,以为,临近春节了,总要有一场雪花飘飘洋洋,就算没有夏的姹紫嫣红,也定会有一地素白为这个季节开出一个美丽的模样。可是,帝都的人们没有迎来那一场风花雪月,有的总是雾霾的橙色预警。
光秃秃的树枝孤独地伫立在那里,那早已凋落的满枝繁华,在这个季节始终安静成尘,干枯的土地也泛不起一丝微微的笑。也许,它们都是在等待,等待一场纷飞的雪花覆盖陈旧的记忆,然后在春天来临之前,再酝酿一种昂然的姿态。
今冬,无雪,整个世界显的这么没有生气。
我说:今冬雪都到了哪里。
帝王:都下到了家乡。
我说我很怀念小的时候踩着厚厚的积雪“咯吱咯吱”的声音,我也很想念那些穿着花花绿绿的厚厚的花棉袄,戴着棉手套笨拙地在雪地奔跑的样子。
帝王说他也很想念那些下雪的日子,虽冷不干燥。
我和帝王都是出生在东北,我们那个年代的人,有着相似的童年,也自然常常生出一些相同的情愫来。也因此,我们常常会聊起一些过往我们所经历的故事。
今冬雾霾总是说来就来,让你措不及防,无征兆的、连续的,我感觉到自己满脸的怅然,对这个冬天,满怀了失望。
散文:帝都,今冬无雪
家乡的冬天和雪是密不可分的,有了雪才是冬天。怀念家乡的有雪的冬天,那个时候,可以踩着咯吱咯吱的雪无所顾忌。其实下雪的日子是不冷的,那飘飘洒洒的天外来客,披着白色的棉衣,真是妖娆妩媚,甚至还要在空中翻个身,天地间就看着她们袅袅婷婷、婀娜多姿的身影。大地被盖上厚厚的棉被,无论我们怎样践踏都破坏不了她纯洁的执着。
家乡的一年四季格外分明,夏季雨水充盈,冬季大雪纷飞。只要是晴天,蓝天总是那么高高远远的,显得无尚的圣洁。
上学的时候,学校里每到冬季都会浇筑一个大大的环形冰场,高年级的大哥哥大姐姐都穿着冰鞋在冰场上互相追逐,非常之羡慕。上体育课的时候老师也教一些滑冰的动作,源于我有些笨,上到冰面就摔跤,有时候摔出好几米远。几十年前的 滑冰情景时常浮现在我的脑海中,跌倒了、爬起,再跌倒了、再爬起,只要坚持不懈就能走向成功。其实,世间的万事何尝不是如此呢?追在高年级的大哥哥大姐姐屁股后面看他们滑冰,尽管自己极力向往体验一下那份刺激,可就是胆怯得不行,上去也不能成行。
还有每年的冬腊月,父亲挑回家的水里都会有冰块,母亲说那是在深井梆上凿下来的。那时候我还小,有时候偷偷的上井沿上探头往里看,里面黑咕隆咚的见不到底。后来被母亲发现了吓的不行,母亲吓唬我们不能上井沿,说那里面有鬼,专门抓小孩子的魂魄,如果被抓了魂魄就再也找不到家了,也见不到爸爸妈妈了。从那以后我见到水井就害怕,一直到我成年了,能挑水的时候都不敢往井里面看。
我喜欢吃雪,冰凉的,还有一股土腥味。蹲在厚厚的雪地上,扭头看看身后踩出的深深的脚印,然后再伸出两只冻得通红通红的手,将雪表面的尘埃拔拉掉,下面就是洁白干净的白雪,绵绵的,细细的。我会心地笑了,伸手捧在手心里,迫不及待大大吃上一口,真有吃绵白糖的那种感觉。
我上高中的时候,每场大雪过后,偌大的操场上堆起一个个雪包。我坐在教室往窗外看,几个班的男同学都会像孩子一样攥出一个个雪球来,扔着玩儿,你扔我,我打你,疯狂的雪仗还有欢笑声将那片银白的世界涂抹得五彩斑斓。
帝都,雪像过客一般,有时匆匆落下几片便没了踪影,更别说冰了。今年直到现在我还没有觅见踪影,据说别的区县有下雪了。
我还说常常会想起小时候的“大烟炮”,大烟炮就是下完雪,狂风再将雪卷起来的样子,姥姥说那叫大烟炮。姥姥说她们年轻的时候,有时候几天几夜的下起来没完没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停下来。那真的能冻死人,有的男人上外面小便就直接冻成一个冰柱了,回屋耳朵冻的梆梆硬,一扒拉掉下来了。
我瞠目结舌了,也许是姥姥讲的故事呢,也许不至于那样厉害吧,我就记得我小学的时候学过一篇课文《草原英雄小姐妹》,龙梅和玉荣为保护集体的羊群与暴风雪拼死搏斗,用生命谱写了一曲英雄的赞歌。凛冽与寒冷成了那里雪的风骨。
小时候家里烧的是那种很大的用装柴油的桶改装的大火炉。整块的柈子都能扔里烧,无论外面多么寒冷,哪怕是大烟炮,只要进屋就跺着脚,搓着手,一股暖流扑面而来。
屋外是沉甸甸的雪压弯了枝头,也压满了院子里的柈垛,屋顶、墙头全是白茫茫一片,好一片银装素裹。而屋内,在夜的黑暗中,隐隐绰绰看到窗户中透射出来的红红的灯光,那个倒着的“福”字显得分外温暖而亲切,也仿佛一下子就看到灯下,有慈祥的母亲一针一线认认真真缝着衣服的样子。
如此,再厚的积雪,再冷的冬天,总有温暖陪伴着我们。
我有雪里的故事,也有成堆成堆雪中的快乐。
也许,雪,也只是一种记忆,有雪无雪,生命的温暖何曾不在?冬天总也阻挡不了春天的脚步,它定要以势不可挡之态而来,定能开出一片百媚千红。我们怀念着雪,也许只是念念不忘着关于雪的那些美好。那么,今冬无雪又何妨?至少我们有沉甸甸的记忆,有那么美丽而快乐的童年故事,这不也是一种幸福与恩赐吗?
今冬,无雪,而与雪有关的快乐一直在,雾霾总有消散的时候。
今冬,无雪,生命中的温暖却一直不曾干涸!霾不叫事儿。
感恩生命的每一份馈赠,也珍惜着生命的每一处拥有吧!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