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伪满洲国军队参与南京大屠杀”是谣言

2017-12-26 17:41 来源:编辑整理 作者:佚名

问:《橡树 | 在军事细节上,反思南京大屠杀》一文认为有东北伪军参与了南京大屠杀,请教此事的真实性。

文 | 谌旭彬

“东北伪军参与南京大屠杀”这个谣言,已在网络上流传了约10年之久。

一、该谣言的常见表述

最常见的说法是:

“南京大屠杀中战功赫赫的伪满洲国军(有):靖安军(之)第一旅、李春山旅和于芷山旅等部队。……1946年8月,南京大屠杀的主犯谷寿夫被引渡南京进行公审。……他把责任往鞑兵身上推:‘在进入南京后,全部的满洲国军人首先疯狂屠杀中国平民,表现了极端的集体仇恨’。谷寿夫辩解:在南京战役前,皇军从没有大规模的屠城,原因是天皇和军部颁发的军纪中有‘遵守国际公约,不屠杀平民’的条款,而正是满洲国军人参加了皇军部队,他们就积极地杀人屠城,就像三百年前侵略中国的鞑靼士兵。”

公众号“流浪的橡树”对上述说法作了增减,未提及“靖安军第一旅、李春山旅”,重点渲染了于芷山旅:

“1937年11月,伪满国军‘于佳芷山部’(旅团编制)混编加入日军18师团作战序列。……正是于芷山嫡系主力混编加强,瞬间,日军三流的第18师团便爆发了强劲的战力。……该部日军长途迂回、奔袭,于12月8日攻陷芜湖,截断了南京守军的战略退路。随后,该部混编了伪满军的日军实施强行军。在12日后,赶到南京城下,汇同日军第6师团,第16师团,向南京中华门殊死抵抗的国军发起了猛攻。……后来,审判日本战犯时,谷寿夫为推卸责任,诡称,进入南京后,是满洲国军人首先疯狂屠杀中国平民,表现了‘极端的集体仇恨’。谷寿夫甚至无耻埋怨、诡称,正是满洲国军人积极地屠城,错误引导了日军对平民的杀害。……但是,目前却没有证据能够证明,当年嗷嗷叫着,与日军并肩作战的伪满洲国军愤青们,在冲进南京后,没有参与这次惨绝人寰的杀戮。”

综合上述说法,有两个核心事实需要确认真假:

1、伪满于芷山旅是否随日军18师团参与了针对南京的进攻,是否进入过南京城。

2、谷寿夫受审时的辩护词,是否提到过“伪满部队参与南京大屠杀”。

试分别言之。

二、谣言存在致命漏洞

第一个问题:于芷山部有无随日军第十八师团进攻南京?

据何应钦《八年抗战之经过》,靖安军之第一旅、李春山旅和于芷山旅,确实参与了淞沪会战,被划入松井石根的“上海派遣军”的战斗序列。

其中最受关注的,是于芷山旅。

1937年9月21日,顾祝同曾致电何应钦,提及“松井续向东京乞援,已经陆省核准,由伪满抽调驻扎营口、凤城一带最精锐之芷山部警备队一万二千人来沪”;26日,顾再电何,称根据杨虎的情报,“伪满于芷山部四千余人,养晚在杨林口、狮林登陆。”次日,朱绍良也致电蒋介石、何应钦等人,重复汇报了一遍杨虎所得情报。

这三支伪军部队,目前资料所能证实参与南京之役者,只有于芷山旅。不过,并非直接攻击南京城,而是攻击南京的外围城市。

据中方资料,于芷山旅当时随日军第十八师团行动,在12月8日对芜湖发动攻击:

“(十二月)八日,敌军之第十八师团及伪满军于芷山旅猛犯芜湖,……至十一日,南京与芜湖间之当涂,亦被敌军占领。”

据日方资料,日军第十八师团攻击芜湖的目的,是切断国军退路:

“这时出现了从芜湖附近溯扬子江而去的敌大部队,以及经宁国南下退却的敌部队。因此,军司令官根据方面军司令官的指示,以切断敌之退路为目的,4日命令第十八师团改变前进路线,沿宁国—芜湖—南京公路向南京追击。……7日占领宁国,10日傍晚占领芜湖(公众号“流浪的橡树”称日军于12月8日攻陷芜湖,误)。”

值得注意的是:据日军战史,第十八师团占领芜湖之后,接到了新的命令,转变攻击目标,没有再向南京进军:

“11日,军司令官为了让该师团参加攻占杭州,终止了向南京追击,主力在太平、芜湖间集结。”“军决定加上将来驻扎杭州的所属兵团,以军主力一举攻占较为合适,命第十八师团返回,不参加攻占南京。

12月24日,第十八师团占领杭州。

也就是说,传言中所谓的——“该部(第十八师团)混编了伪满军的日军实施强行军。在12日后,赶到南京城下,……向南京中华门殊死抵抗的国军发起了猛攻”——纯属子虚乌有之事。

1938年4月8日,顾祝同向蒋介石报告日军在杭州、海盐等地与国军交战情形时,曾提到于芷山部仍驻扎芜湖:

“芜湖之敌系伪满军李守信、于芷山两部,日人仅千余。日散布四郊,夜宿裕中纱厂。”

第二个问题:谷寿夫有无指认“伪满部队参与南京大屠杀”?

查谷寿夫1947年1月15日呈送给国民政府国防军事法庭的“申辩书”,无一字提及“伪满部队参与南京大屠杀”。

“申辩书”中,谷寿夫重点强调的是:1、自己没见过大屠杀;2、自己没参与过大屠杀;3、1945年之前自己没听说过大屠杀。

“被告在中华门内侧驻扎了一周,并非闭门不出,而是努力视察部队的情况。此间没有目睹过一件暴行事件,更没有默认和下过命令,也没有接到过有关报告。”

“被告得知南京暴行事件是在前年战争结束之后,是从报纸上得知的,当时被告万分惊讶。曾经亲自参加南京战役的被告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件事。”

显然,所谓的“谷寿夫甚至无耻埋怨、诡称,正是满洲国军人积极地屠城,错误引导了日军对平民的杀害”一说,也是毫无依据的谣言。

两个核心事实均不能成立,“东北伪军参与南京大屠杀”之说的真实性,也可想而知。

注释

佚名,《满洲国的军队参与南京大屠杀》,四月网2015年12月13日。网址:http://history.m4.cn/2015-12/1295881.shtml。《橡树 | 在军事细节上,反思南京大屠杀》,公众号“流浪的橡树”2017年12月5日发布。何应钦,《八年抗战之经过》,香港中和出版有限公司,2015,P457~458。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编,《抗日战争正面战场(上册)》,档案出版社,2005,P350~351。宋希濂,《南京守城战》。日本防卫厅防卫研究所战史室,《中国事变陆军作战史 第一卷第二分册》,中华书局,1981,P110~111。同上,P111、114。(台)“国史馆”藏:顾祝同等电蒋中正日军在杭州海盐武康富阳吴兴等处与国军激战情况及芜湖现驻李守信于芷山两部等综合情报,1938/04/08,数位典藏号:002-090200-00021-212。《战犯谷寿夫的申辩书等译文》,收录于《见证与记录 南京大屠杀史料精选》,江苏人民出版社,2014,P695~716。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