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一个小小的师长敢当着全国人民的面怒怼堂堂总理,胆儿咋那么肥?

2018-01-05 11:42 来源:编辑整理 作者:佚名

中国男人有个习惯:在外面听领导的,在家里听老婆的,尤其是对前者,可谓无条件服从。没办法,领导手里掌握着自己的前途命运,尤其在军队,更讲究“官大一级压死人”。因此,下级对上级阿谀奉承和溜须拍马是常态。在这种大环境下,一个小小的师长居然敢当着全国人民的面,公开怒怼上级的上级——堂堂总理。

小师长如此大胆,凭什么?

小师长叫吴佩孚,总理叫段祺瑞。1918年8月7日,身在湖南衡阳前线的第3师师长吴佩孚公开发表了一份通电,反对北京政府的武力统一政策,号召自己人不打自己人。吴佩孚有文胆相助,自己又是秀才出身,这份电报写得非常好,其中有几句传诵一时:“我国内争年余,所有军用各款,纯由抵押借款而来。用借款以残同种,是何异饮鸩止渴,借剑杀人?长期以往,恐未罢同室之戈,堕落渔人之网……”

吴佩孚想拉着直系的“长江三督”一起反对皖系,后者不接招,吴佩孚也不在乎,继续唱独角戏,连续发表多份通电,文章一次比一次写得好。他强调自己一心为国为公,没有私心杂念,决心做到“四不”——不做督军、不住租借、不结交外人、不举外债。

皖系将领甚至段祺瑞亲自发表通电回击吴佩孚,如段祺瑞在电报中称“军人应尽服从之天职”。对此,吴佩孚怎样回应呢?“学生直接服从者曹使(指吴佩孚的直接上司、第一路军司令吴佩孚),间接服从者陆海军大元帅(指总统冯国璋)。大元帅希望和平,通国皆知。经略使(指四川、湖南、广东、江西四省经略使曹锟)在汉表示和平,学生即根据实行,谨守服从,无以过之。”言下之意,我应该服从的是曹锟和冯国璋,而不是你段祺瑞,你丫没权力对我说三到四。段祺瑞呼风唤雨的时候,吴佩孚还默默无闻,可双方打起口水仗来,吴佩孚却稳居上风。

这次北洋军南征,吴佩孚作先锋,一路势如破竹,得了“常胜将军”名号。此番怒怼总理,又赚足吆喝,一下子声名鹊起,成了全国名人。这自我营销的手段,至今仍值得学习借鉴。

话又说回来,吴佩孚身为军人,擅自停止南征,还公开反对武力统一政策,是违抗命令。再者,吴佩孚只有一个师的兵力,而段祺瑞身后是整个北洋系,理论上,段祺瑞搞定吴佩孚和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既如此,师长为什么敢公开叫板总理?

因为吴佩孚看穿了两点:第一,段祺瑞是个虚有其表的北洋领袖,没有强大的军队做后盾;第二,北方的督军们个个自私自利,虽然嘴上斥责自己,但真要动刀枪,不会为了段祺瑞来打自己。

三周后,段祺瑞妥协了,于8月31日发表通电,暂停对南方的攻势。也就是说,总理被一个小师长打败了。

在三周的口水战中,夹在中间最尴尬的是曹锟。他是吴佩孚的上级,人却在天津张作霖的势力范围(奉军已入关),只好一边打电报斥责吴佩孚,一边借口去保定阅兵,脱离奉军的控制。还好,吴佩孚感念曹锟对自己的赏识和重用,终生都把曹锟作为老板。其实,无论从哪个方面,吴佩孚都可取而代之。可见,吴佩孚确实有自己做人的原则和人格魅力,不服不行。

参考资料:

1.来新夏:《北洋军阀史稿》,武汉:湖北人民出版社,1983年

2.近代史丛书编写组:《北洋军阀》,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73年

3.张黎辉等编:《北洋军阀史料》,天津:天津古籍出版社,1996年

4.杜春和:《北洋军阀史料选辑》,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1年

5.《吴佩孚新论:吴佩孚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北京:国家图书馆出版社,2014年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