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日本鬼子进村抢掠,为何没人在井水、食物里下毒?

2018-01-29 14:39 来源:编辑整理 作者:佚名

文/快哉风

抗战期间,日军经常下乡扫荡,进了村子肆意烧杀抢掠,有网友愤愤不平的说:要是我,就在井水和食物里下毒,毒死这帮狗强盗!

这种给敌人投毒的方法,难道抗战军民想不到吗?为何我们几乎见不到相关的记录?

一、

人类战争中的下毒史很悠久。

毒菌、毒草和毒虫,锑、铜、砷、铅等有毒矿物质,天花霍乱鼠疫等病菌,都曾活跃在人类古代战争中,给敌人造成极大杀伤。蒙古人西征时,曾经在攻城战中用抛石机投入死于鼠疫的士兵尸体,直接导致了欧洲的黑死病;美洲的西方殖民者,也曾用沾染天花的衣服送给印第安人,造成当地人大量死亡。

二战的苏德战场,德军一开始攻势凌厉,后撤的红军就焚烧粮食,在井水中下毒,尽一切可能给德军造成麻烦。

那么,中国战场上为何很少出现给日军下毒事件?是中国人不擅长毒杀敌寇吗?

早在北宋,中国就有一本著名的兵书《武经总要》,里面提到了“守城之法”:“凡寇贼将至,于城外五百步内悉伐木断桥,焚弃宿草,撤屋烟井,有水泉,皆投毒药。”

抗战中,无论是东北还是东南,中国军民坚壁清野,伐木断桥、藏匿粮食、自毁物资一直在做,毒杀日寇肯定很多人尝试过,但效果甚微,其中原因何在?

二、

首先,下毒说起来简单,在当时吃饭都吃不饱的农村生活水平下,毒物本身就是很奢侈的东西。

民国时的人服毒自杀,一般是吞鸦片和砒霜(老鼠药),致死率都不怎么靠谱,而且大批量购买都价格不菲,至于顶级毒物鹤顶红、断肠草,更是民间罕有之物。

自古以来,对于敌人军队大规模的投毒,除非是国家和军队行为,光依靠老百姓自己,只是杯水车薪,很难见效。

第二,大家千万别把日本鬼子当成只会说“八格牙路”和“花姑娘”的蠢货,真实的二战日军,是武装到牙齿的近现代化军队,绝不会轻易中招。

当时,日军对中国战场的熟悉和了解程度,远超今人的想象。通过大量的间谍实地考察,日军一线部队的情报工作非常精准。比如中国军队曾缴获过一本日军的《野战骑兵排长必携》手册,手册上居然连中国当地的泥土粘着力、村里有几口井和水井的出水量都一清二楚。

日军每个军和师团配备专门的防疫给水部,其基本职责就是防止疫病和确保净水。日军中的军医和技术人员承担侦察水源、收集疫情、病源检验、验水消毒的任务,如果到了陌生的环境,日军士兵绝对不会不经检验就饮用当地井水,而是将检测过的水源配以军用野战过滤器饮用,更不会贸然吃中国老百姓的熟食。

这一点,我们其实从老照片能看到:日本兵进村,除了抢粮食,最喜欢抓活禽活畜,摘新鲜瓜果,而这些东西是难以下毒的。

说日本鬼子最喜欢吃鸡不一定准确,但鬼子抓鸡吃是最没有风险的。

此外,侵华日军对抵抗军民的报复,一向凶残严酷,一旦发现有人下毒,随之而来的必然是血腥屠村,这也是很多人忍气吞声不敢行动的原因。

三、

中国军民极少投毒,反过来,日军却是投毒大户。

由于资源贫乏,军力有限,日本是二战期间研究毒气和细菌武器最积极的国家。臭名昭著的731部队,还有100部队、1855部队、1644部队、8604部队等,在中国东北、华北、华中、华南建立了5大细菌战基地,疯狂地进行细菌战屠杀中国人民。

前文说的“防疫给水部”,另一个角色就是日军的细菌战部队。日本《井本日志》上记载,日军1940年在浙江的细菌战,使用飞机投撒伤寒、霍乱、鼠疫等细菌至少8次以上。

释放毒气、给水源下毒,更是日军的保留项目。蒙满边界的诺门罕战役后,日军就曾对苏蒙军队实施细菌攻击,用各种传染病菌污染水源。中国战场上,日军大面积释放毒气,在井水中播撒带病菌的衣物、尸体,更是家常便饭。

最后,说一个抗战中成功的投毒事件:南京毒酒案。

1939年6月10日,由国民党军统局策划,在日本驻南京总领事馆工作的服务员詹长麟,在日伪高级头目的一次宴会中,往酒内投毒,觥筹交错间毒倒一片,日军中将山田乙三、大汉奸梁鸿志、温宗尧等多人中毒,两个日军书记官毙命。

毒药是军用氰化钾,行动是军统的绝密策划,这才一举成功,只可惜就算这样,日伪大头目都没毒死。说到底,战争还是要靠剑与火的死磕,毒死日本鬼子的传奇,留给抗日神剧的编剧吧。

参考资料:《二战日军战史资料汇编》、《日本侵华细菌战》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