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集齐10个贾跃亭才能召唤2个雷军,1个褚时健

2018-02-13 09:14 来源:编辑整理 作者:佚名

  首发 | Linkedin(Linkedin-China)

  文| 维小维

  全文阅读约需5分钟

  等了七个月的贾跃亭还没回来,停牌9个月的乐视却复牌了。

  然而连续9天跌停的表现是其气数已尽的残酷写照,更有《新京报》报道,金盾股份的董事长周建灿,疑似因股价暴跌被坑40亿,于1月30日晚间坠楼身亡。

  即便如此,原以为这个没人会闯的死局,还是在复牌的瞬时涌入3351万资金。

  在绝境里的进退,彻底区分开了你、我、TA的生活轨迹。也给每个职场人奉上回味不绝的抉择故事。

  01.浪客贾跃亭,跌落光明顶

  2018年元旦刚过,北京的气温接近零度。

  贾跃亭太太甘薇,忍着13个小时的飞行疲惫,定点发了一条微博。一场替夫还债的声明,也许也算是一种“服输”的姿态。

  2008年,当甘薇和贾跃亭结婚的时候,估计也没有想过自己要做豪门富太,更没有想过要当还债先锋。

  10年后,当贾跃亭和她的12亿资产被招行冻结,而且冻结的仅仅是75亿债务的冰山一角,也许她才真正见证了什么是真正的疯狂。

  贾跃亭的七大系统,拉拢了50家私募,融资达到728亿元。乐视上市体系对外欠债就达到了138亿,多家银行排着队轮候冻结资产。

  一个疯狂扩张的梦想家,蒙眼狂奔到今天,终于把梦想烧为灰烬。

  而贾跃亭却选择孤注一掷。让妻子回国料理债务,自己只身在美国为他的汽车项目的融资张罗奔走。如果扛不过这一役,估计他也很清楚,会失去所有东山再起的资本。

  2018年初的这个深冬,贾跃亭45岁。这必然是他人生中最迷雾重重的一年。

  在一路高歌的人生路上突然跌落深渊,不止贾跃亭一个人。

  有人说,毁掉一个人最容易的办法是:给他所有,然后一次性收回。但是,面对命运这种一次性收回的事件,不同的转身态度,才真正决定了一个人的轨迹。

  02. “打不过就跑”,拯救了雷军

  2010年,乐视刚刚盛大地踏入资本市场。同一年,一个和贾跃亭一样抱着大理想的人才开始他创业的步伐。

  他是雷军,一个乔布斯的疯狂信徒。他愣是创造了一个神话。

  不铺地面,不跑二三线,用纯网上销售的方式,把中低端智能手机卖到100万台。这几乎颠覆了当时所有手机制造商的认知。

  接二连三的成功,雷军似乎已经看到了“生态帝国”的美好未来。小米手环、净化器、插线板、电饭锅、盒子、电视,甚至智能血压计……

  雷军一度和贾跃亭一样,期待在小米帝国的中央缔造一个超级App,甚至已经联手房地产公司,准备打造“中国首个互联网住宅”项目。

  然而,竞争是残酷的,失败是相似的。

  2016年小米的出货量下跌了36%。 华为、vivo、OPPO等在二三线城市的旗舰店、铺天盖地的综艺广告、成熟有序的供应链,都在拷问着雷军创造的这种纯线上模式。

  新锐写手陈昌曾经说过一句话:“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轻盈地过一生。”尤其是天生浸泡在焦虑中的企业家,失败总是不期而至。

  幸而,雷军纠正错误的姿态非常谦卑非常迅速。承认错误本身就是一种能力。

  雷军迅速叫停“智能家居”, “生态论”不再提起,开店,不停开店。

  从2017走向2018,雷军有点侥幸地逃过了一次命中注定的起落。48岁的雷军,用发布会上对自己偏离初心略感失落的哽咽,亲自告别了乔布斯的神话。

  雷军的力挽狂澜,也不仅仅是一种幸运。毕竟在职场上纠错这件事并不是人人都能拥有勇气。起码贾跃亭至今,还守着他的汽车项目永不放弃。

  03. 种橙子的褚时健,神似扫地僧

  2002年,29岁的贾跃亭才刚刚创建他的第一家公司山西西贝尔通信科技有限公司;另一位企业家比他大45岁,也刚刚开始了他第二次人生创业。

  他号称“烟王”,把玉溪卷烟厂做到亚洲第一,却在退休前的一年因为贪污锒铛入狱。2002年,是他出狱的第一年,去了云南的哀牢山承包了2400亩土地,种橙子。他叫褚时健。

  田朴珺还曾经去采访过这位老人,写了一篇稿子:

  

  种橙子其实不简单,刚开始,他(褚时健)找来的农民受不了这份苦,干两天就走了。没有人手,两个年龄加起来超过140岁的老夫妇只能自己来,索性就住在田里,搭个棚子睡,抬头就能看到天。

  

  这时,褚时健已经是80多岁的老人,他对着生活挫折那种“输得起,不计较”的弹性,就体现在这一田一蔬里。

  到了2012年,电商“本来生活”把褚时健的产品“褚橙”挂上线,竟在五分钟之后把服务器挤宕机了,这也许就是一个85岁的老人用顽强写下的奇迹吧。

  想想前段时间火了一把的唐山大姐,36岁遭遇清退只会大喊“除了收费我啥也不会”,再想想多少遇到裁员、减薪、调岗就无计可施的职场人,这个老人可以说是亲身演绎了什么叫做:不成功没关系,我输得起。

  二战中美国的统帅之一巴顿将军有一句话:

  

  衡量一个人成功的标准不是看他站在顶峰的时候,而是看这个人从顶峰跌落低谷之后的反弹力。

  

  其中这种“反弹力”在今天的职场,也有一个特别贴切的词对应,叫做“抗挫商”。

  在今天这个焦虑重压的时代,显得尤为珍贵。鸡汤说抗挫,不过是告诉你跌倒了别怕,你看史泰龙也曾经被500个公司拒绝,成龙大哥也是跑龙套抹水泥抹血出身的。

  但是事实上,真正的抗挫不过就三个平凡的字:想得开

  管有多少人嘲弄,管之前风光万里,踏踏实实过好今天的日子才是正事。

  一个真正强大的人,倒不是一步废棋都没有小跑上山顶,反而是肯低头认输,然后不问前程地重新开始。

  04. 创业千般苦,但看平常心

  2001年吴晓波写了一本书,叫做《大败局》。一直卖了十多年,一直畅销。

  这本书之所以热销,跟他讲述一个道理不无关系:无论多风光的人,随时都有跨不过的坎。这些年,江湖中更多了一些落败的案例:

  曾经公开向摩拜胡玮炜叫板的小蓝单车李刚,坚持做造价2万的单车,试图在低端市场插入高端产品却死活不回头,败了。

  折腾拆东墙补西墙的非法集资三年的“钱宝网”老板张小雷,明知业务的高风险已经如火中取栗却依然我行我素,败了。

  在引爆流行品类后疯狂扩张,搞了几十个副总几百个总监,最终默默倒下的凡客诚品,再也没有找到转身的起点。

  我们认真研读一下他们落败的原因,无非都是因为:生活从来都不按我们想象那样走。

  李刚想要做高级共享单车,是没想到后起之秀有那么多那么疯狂。在公司被接管后他也坦言:我太过自负。

  在这个比特币30天就翻倍,互联网各种形态速生速朽的年代,看到机会不难,看到机会后面那么冷,那么波折似乎更难。

  张小雷曾经接受采访的时候被问“假如有一天,钱宝网出现了问题,你觉得是因为什么?”他毫不犹豫地回答:“世界的毁灭吧……”。现在投资人的世界的确毁灭了,他还能妥妥地在监狱吃上饭。

  凡客诚品遭遇了“中年危机”,陈年也许还没意识到,在中年男人都不能凭着一点老本“油腻”的时候,到今天,光靠营销不行了,只能靠质量了。

  看看贾跃亭鼎盛时期的活力,眼神里有一种世界在我脚下的野心,跟一意孤行做“最好骑的单车”的李刚多少有点神似;

  雷军还在模仿乔布斯的年代,举手投足有一种新世界开拓者一般执拗的任性,和陈年演讲里面的情怀如出一辙;

  他们都是曾经那么笃定地相信着自己,有那么一刻,仿佛触手可及事业的顶端。

  然而,生活每一步棋都难以预先控制。唯一不变的只有变化。

  

  当年的80后,要是早点预料今天房价的疯狂,可能早就借债囤货了;

  80后创业者茅侃侃,要是早点嗅出最后放弃他的电竞事业的万家文化玩资本的野心,也许就不委身出售了;

  自杀的寒门博士,如果知道科研的梦想会被杂工苦役一般的日子绞杀,也许会另谋他路。

  

  而这个世界就残酷在,你永远不会知道,巅峰和谷底哪一天会先来。

  落败的贾跃亭,实质上是个不太成功的自我营销者。他似乎不懂,“灵活转身”和“重新开始”,已经成了挫折不断的职业生涯的必备词。

  一个人的起落之间,我们发现一种比拥有梦想更大的力量,那就是平常心。

  无论是谁,整个人生的度量衡不可能是一时半刻。毕竟,只有巅峰时期的鲜花着锦,并不是一个真正的企业家所需要的人生。

  -END-

  

  作者简介:维小维,做投资的爽朗女子,有料的职场妈妈,她是:

  ○曾任四大、网易、宝洁等知名企业管理层

  ○ 10+年名企CFO及投资高管经验,掌管2亿资产

  ○财税投资领域行家,职场和管理领域达人

  ○成长类百万阅读文章作者

  ○写接地气的文字,专注职场、财商和个人成长

  喜欢我的文字,欢迎到我的公号“维小维生素”找我。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