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科学实验室一节课8块钱,慢公司这样做steam教育

2019-03-25 14:48 来源:编辑整理 作者:佚名

苹果、饼干、馒头、土豆、山药……在广渠门内幸福家园邻里社区的教育室里,家长和10组小朋友手里拿着各色各样的常见食材,孩子们穿着白大褂、戴着护目镜,在他们面前的三张桌子上,分别放着盛有液体和粉末的小杯子和棉签。这是科学队长实验室“淀粉与酒精”的实验现场。

科学队长实验室是少儿科学教育品牌科学队长推出的亲子科学实验室,每周末为5-12岁孩子和家庭提供探究不同主题的实验课程。目前,科学队长实验室已在北京、上海、杭州、广州、深圳、南京等6个城市陆续设立。

据了解,科学队长实验室市场售价为399元/年,全年提供50+主题的科学实验,有奔跑的彩虹、自制橡皮泥、铁树开花等。以生活中常见的食材和工具,带孩子们走进神奇的科学实验室。

科学队长是一个在线科学教育机构,由科学家系统参与,为3-12岁儿童提供科学教育音视频内容、直播课程和科学实验室等产品。尽管这些课程的呈现形态不同,但其所有课程的核心都一直定位为“科学家讲科学”。

一年50个实验主题,不重样的亲子科学实验课

“你们知道桌子上深色的液体应该怎么辨别气味吗?”领队老师提问。

“闻”,小朋友们回答,说完就有人把鼻子凑了过去。

“老师,他闻的方法不对,应该用手扇一扇。”

“这位小朋友说的对,闻液体要用扇闻的方式。”

判断出桌子上的深色液体是碘酒,它的功能是消毒后,领队老师让小朋友用碘酒给手指消毒,然后手撕一块馒头。“哇,馒头变色了”,手指接触过的馒头变成了蓝紫色。老师引导大家思考,这是为什么呢?馒头里面含有什么元素?

有人抢着回答说是淀粉,老师提议做实验来验证一下。大家从为什么馒头碰到碘酒会变色,到什么食物中含有淀粉,再到怎么让碘酒褪色,一步一步探索。小朋友把自己手里的食材一个个试过,还蘸取淀粉溶液,给爸妈写了一封用碘酒涂抹才能看到的神秘信。

在一个小时的实验过程中,小朋友的热情全程高涨,不断有人提出新问题、展示新发现,也有人因操作不当试验失败、没有看到颜色变化而失落不已。

“试验过程不合理,老师让小朋友配三份淀粉溶液而不是配一份分到三个杯子里,这样三杯浓度不一样的溶液,最后变色的程度不一样,也对比不出变化了。”有家长提出实验失败的问题所在。

科学队长创始人&CEO纪中展表示,这其实考验的就是小朋友的动手能力,“刚开始他一定会失败,所有的实验都是基于假设和严谨的实验逻辑、步骤、条件。不要担心小朋友出错,要接受孩子的不完美,教会孩子接受失败,懂得为什么失败,当然,也要教他们如何积极争取成功,如何做到成功”。

他坦言,科学实验室的推出得益于几件事,第一互联网基础设施的应用和完善,成为了实现教育线上线下结合的有利条件。比如预约、信息流管理建设,能通过小程序实现而不用做APP。用户使用方便,公司管理用户、场地也方便。

第二,素质教育直到去年为止还是萌芽阶段,而到了现在,科学教育得到了家长、学校等社会各界的重视,开始注重培养孩子的科学精神。

第三,过去两年科学队长积累了许多经验,在课程研发、师资培训、教学实践、实验器材成本控制,以及科学教育理念的推广、招生等方面都有了长足的进步。

在上述几方面因素的共同作用下,2018年10月,科学实验室项目一经推出就十分火爆,线上预约渠道开放几分钟就能约满。两个多月来,仅北京已经有近万名学员,每个周末,数千名小朋友和家长来实验室上课。

一节课8元怎么赚钱?科学教育要做到普惠推广

推出科学队长实验室的契机非常偶然。

纪中展平时在跟很多用户家长聊天时发现,周末去哪玩是一件很头疼的事。家长们觉得如果小朋友除了上补习班、写作业外,连一点玩儿的时间都没有,孩子的天性就不能得到释放了。

同时,他们又不愿意花很多钱却仅仅用来玩乐,“当时我就想能不能用极低的价格为孩子打造一个有意义又好玩的周末”,做科学实验室的念头开始在他脑海中浮现。

经过一系列成本测算以后,科学实验室以一周一个实验,一年50+不重样,399元包年的形式面世。

科学实验室的教室是“流动性”的,多为与公司有合作关系的社区空间,每周上课场地会提前告知家长;带学生做实验的领队老师则以兼职为主,公司提前一周定实验主题、采购、形成教案并对老师进行培训,兼职老师要把所有内容给教学组长讲一遍,确保课程标准化。

“场地和老师是动态的,但课程却是标准化的,整个项目‘重实验不重实验室,重体验不重服务’,我们关注的是孩子在这里能不能快乐地玩和学”,纪中展告诉寻找中国创客,“场地会调换,但需要符合相关规定和安全标准,家长和小朋友也比较接受这样的方式,他们认可科学队长这四个字” 。

该课程平均下来一节课约8元,一场以10人计仅收入80元。据了解,科学实验室一节课仅教师成本就超过这一数字,更别提加上课程设计培训、场地及运营维护成本。

对此,纪中展解释,“我们的主要业务还是系统的科学教育,在全国各地开展实验室,只是希望让更多小朋友可以玩科学,培养他们对于科学的兴趣,养成科学精神并且有获得感。看起来不赚钱,但却很有价值,家长和小朋友喜欢。”

在他看来,教育这件事要心存敬畏,不应该总把教育脑补成一个又一个商业模式,不能脑子里想的永远是续报和获客,这是不负责任的。

steam教育虚火太旺,要慢下来做产品

中国科协公布的科普结果显示,2018年具备科学素质的公众比例约8.47%,2015年第九次调查的结果为6.20%。根据《“十三五”国家科技创新规划》,我国科技创新的发展目标之一是到2020年,我国“公民具备科学素质的比例超过10%”。

中国的科普教育水平不高与国民科学素养不高互为因果。在纪中展看来,科学素养不是知识问题,是思辨问题。但现在大家一提steam教育,就马上给出三个抓手:思维训练、机器人、编程。

事实上,在中国,尤其是小学阶段更需要成体系的科学教育,而科学教育的核心,无非是科学精神的培养——独立、逻辑、质疑、创新的思辨能力。

“steam教育现在的发展虚火太旺,投资人很热、创业公司很热、媒体很热,但家长和孩子并不热。市场上今天说AI会替代人,明天说思维训练很重要,但家长搞不清楚这些内容究竟是做什么的,总说培养孩子们应对未来的能力,但这些能力是什么,很多人却说不清楚。”纪中展说,“这样的话,业内人士听起来刺耳,得罪人,但我们每一个从事教育的人,不能辜负家长的信任,辜负国家的未来。”

2016年-2017年,科学队长用两年的时间做教研和打磨产品,其涵盖3-12岁的产品体系是最大的核心竞争力和壁垒。作为行业内最早且持续领先的企业之一,科学队长的规模效应也带来了更多行业红利。

现在科学队长的科学教育内容已经进驻学而思、一起作业等在内的行业领先企业。其产品形态包括音频、成体系的科学教育课程,以及线下实验室,产品之间相对独立发展。

科学教育在中国尚属起步阶段,任重而道远。其中很大一个阻碍因素是应试的环境和观念,但纪中展相信:被科学养大的孩子是不一般的,塑造和培养孩子的科学精神,让他们具备思辨能力,才是最重要的。

下一步,科学队长计划在实验室项目的基础上推出2.0版,让线上课程和线下实验室互相流动。“它能实践我们的一个理念,互联网可以把教育的‘学’和‘习’分开。‘学’,我们就请老师讲最标准的内容;而‘习’则可以无限个性化,针对性辅导每个孩子,实现知行合一。”

纪中展表示,未来,科学队长要坚持聚焦科学教育,音频课程、直播课程、科学实验室齐头并进,但要把节奏慢下来,“教育就是慢的,教育公司也必须是慢的。”

新京报记者唐亚华 编辑 苏琦王进雨 校对 何燕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