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黄埔一期步兵科的两名毕业生,却先后成为国民党“空军总司令”

2019-04-11 20:31 来源:编辑整理 作者:佚名

国民党部队中流行一句话叫作“三李不如一王”,戏说的是黄埔一期山东籍学员中,李仙洲、李延年、李玉堂的晋升速度不及三期的王耀武,其实他们也不如另外“一王”,这就是后来成为国民党空军副总司令、总司令的王叔铭,此人不太被大家所熟悉的原因在于他“上了天”,但是在国民党军队中的份量可是不低,解放战争中蒋介石经常在他的陪同下乘机四处视察和督导战场。

1.jpg

王叔铭本名“王醺”,字叔铭,山东诸城人,毕业于黄埔军校第一期步兵科,1924年11月即转入广东军事航空学校第一期,成为国民政府和黄埔毕业生的双料首批飞行员。此时国民政府与苏联关系尚好,于是1925年被保送至苏联第二航空学校飞行科深造,之后连续毕业于“苏联空军高级战斗轰炸学校”和“苏军将校飞行视察学校”。

1930年起还曾在苏联空军飞行部队中实习,基本是当时掌握各种技术的一流飞行员,在国内更是屈指可数。1931年回国,旋即被国民党特务机关扣押,理由当然是“赤色分子”,然而,很快就被杭州笕桥航空学校校长毛邦初保释出狱,因为两人曾在苏联共同学习过空军建设。

2.jpg

这个毛邦初可是大有来头,他是蒋介石原配毛福梅的亲侄,黄埔三期毕业,可以说是国民党空军的创建者之一。由于其身份特殊深得蒋介石信任,在他的力保和提携下,王叔铭再无政治立场之忧并且在空军“进步神速”:1933年是航校上尉教官、1934年晋升少校,1935年奉命率团考察意大利空军,1936年已任洛阳航校主任。

顺便介绍一下国民党空军的人事关系,在空军的筹建期成立的“航空委员会”中,始终以蒋介石为主任、毛邦初为副主任,后来宋美龄也掺合进来,由此可见对空军这一军种的重视。毛邦初也认为自己就是将来理所当然的军种司令”,岂料1934年在陈诚的力荐下,王叔铭的黄埔同学、“土木系四大金刚”之一、第11师参谋长出身的周至柔突然被任命为空军司令,这让毛邦初大为不爽,两人自此交恶。

3.jpg

蒋介石大约是想避免“任人唯亲”的风评,但是王叔铭作为专业的飞行人才,仕途并未受到多少影响。应该说,王叔铭为抗日战争也是作出了一定贡献的,他1938年被任命为驻苏联大使馆的空军武官,主要负责洽购和接受苏援的各类作战飞机、航空器材和武器装备,补充了中国空军在抗战初期的巨大损失。

1940年回国后担任空军第三路司令,次年改任空军第五路(昆明)上校司令官,是年8月1日任中美联合航空队(飞虎队)参谋长,同时兼任云南防空副司令和昆明城防副司令等职务,期间多次亲自驾机升空参战,表现可谓英勇。1943年复任驻成都的空军第三路司令,指挥空军支援了国军的鄂西会战、豫南会战、常德会战和滇西战役,驾机出战230多次,因攻击勇猛和敢于涉险被空军内部誉为“王老虎”,累功获“青天白日勋章”。

4.jpg

王叔铭为人脾气暴躁,但极富交际手腕,因此在国军高层始终得宠,抗战胜利前已升任航空委员会副主任、空军副司令。1946年5月航空委员会改组为空军总司令部,以周至柔和王叔铭为正副总司令,王叔铭兼任参谋长,叙衔空军少将。1951年晋空军中将,次年成为空军总司令并晋升空军二级上将,1957年成为台湾国民党部队的“参谋总长”,次年再晋空军一级上将。

他倒是保持了空军飞行员的一贯作风,完成任务后喜欢跳舞,经常驾车寻觅“舞伴”,为人贪财好色,却能以93岁高龄谢世,1998年卒于台北。

5.jpg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