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反杀案”二审开庭:正当防卫还是防卫过当

2019-11-01 21:33 来源:编辑整理 作者:佚名

23岁的王浪坐在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的被告席上,当法官问他有什么说的,他沉默了三秒。

在17年6月毕业后,有了一份吉林敖东药厂医药代理的工作。因为受到医生父亲的影响,他从小也想成为一名医生。

2017年12月10日晚8时40分许,王父突然接到儿子的电话称,在酒吧被人欺负了,随即匆匆挂掉了电话。当他赶到酒吧后,王浪已被警察带走,他再见到儿子,是在五个月后的法庭之中,王浪坐在被告席接受审判,被指控故意伤害罪。

王浪不会想到,已经规划好的未来,被酒吧这次18秒的经历彻底推翻。

18年6月28日,王浪被陕西省咸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判处九年有期徒刑。在将近六个月后的今天,接受二审的王浪坐在被告席上抬头看着审判席:“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停顿几秒后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请法官告诉我,遇到这种事,我怎么做才是对的?”

在经过长达6个小时的庭审中,他不止一次提出这个问题。随后在最后陈述阶段,他再次问了这个问题后低下了头,抽泣声通过话筒使整个审判庭清晰的听见。

image.png

庭审中播放的现场监控视频,清除的还原了整件事情。

2017年12月10日晚19点,健完身出来的王浪接到好友电话来到了泾阳炫色音乐酒吧。这是王浪第一次来酒吧,800多度近视的他带着眼睛显得与酒吧格格不入,很快就找到了2号桌的苗林,一起喝了好几瓶啤酒。

晚上20点32分时,李雷一行三人来到了酒吧,在服务员引领他们入座时路过2号桌,王浪抬头看了一眼。李雷停了下来,拿起烟灰缸走到王浪面前“你在那瞪X子嘞!”与李雷同行的人急忙拦了下来,李雷还是把烟灰缸扔向了王浪。

王浪当时很疑惑,立马就拿起了酒瓶站了起来,这个行为激怒了已经喝得摇摇晃晃的李雷。“你拿瓶子想干嘛?”“你为什么砸我?”“我就砸你了。”这是他们之间的对话。

之后两人在同行朋友和服务员的劝说下分开,冲突却并没有停止。李雷3次掀翻了椅子,7次欲拿起酒瓶打王浪,还挑衅的拿起了一个酒瓶递给王浪。王浪接过了酒瓶后服软了,叫了声雷哥。

image.png

在36分13秒,右手拿着酒瓶的李雷突然用左手打向了王浪颈部。王浪的辩护律师称,冲突时李雷就不依不饶,叫嚣要弄死王浪,还指着王浪的脸开始侮辱。这让王浪感觉到很危险。

在被李雷猛击一下颈部后,王浪爆发了。之后的18秒里,王浪用啤酒瓶先后击打李雷5次,过程中李雷也用酒瓶反击,最后两人都倒在了地上。

在庭审中,王浪的辩护律师也将这18秒分成了三个阶段:首先是王浪用啤酒瓶击打李雷2次,李雷用酒瓶敲打王浪头部1次,酒瓶破了之后啤酒洒在地上导致两人滑到。之后王浪第3次打到李雷,李雷也打掉的王浪的眼镜。高度近视的王浪立刻世界都模糊不堪。

其次站起来的王浪用破碎的酒瓶2次刺向李雷,李雷被垃圾桶绊倒,两人撕扯中再次倒在地上。

最后李雷倒地后死死的抓住王浪的头发和衣领,但王浪此时已没有再还手。随后两人站了起来,李雷摇摇晃晃的走向了门口。

这场冲突,已李雷倒在门口结束了。平静下来的王浪,发现李雷身上的血察觉不对,立刻让朋友拨打了120急救电话。

image.png

对这18秒的冲突,咸阳中级法院一审判决王浪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九年。

在二审里,认为上述一审判决“定罪准确,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但对量刑,检察院认为一审中没有认定王浪属于防卫过当,判处九年之刑太重。并表示在这18秒里,李雷实施的行为只是推搡,属于轻微暴力。王浪的防卫明显超过了正当防卫,而且有故意伤害的意图,因此应判处故意伤害罪。

王浪的辩护律师王万琼看来,这18秒的冲突,属于标准的正当防卫。庭审中反驳,李雷掐着王浪脖子的暴力行为,已经不是推搡这么轻微的暴力行为了。辩护律师徐昕指出李雷在用烟灰缸砸王浪,长时间欺辱王浪,王浪都开始求情后依然不依不饶。推搡、举酒瓶欲殴打、用力击打颈部等行为,属于典型的正在发生的紧迫的不法侵害。正当防卫是对不法侵害的反击行为,刑法中不法侵害需要社会危害性和紧迫性两个特征,本案中,李雷对王浪的不法侵害正在进行,且十分紧迫,王浪实施自保的行为完全是防卫性质。

正当防卫是对不法侵害的反击行为,刑法中不法侵害需要社会危害性和紧迫性两个特征,本案中,李雷针对检方“防卫过当”的认定,徐昕辩护称,不能从法庭审判时的理性心态考虑当时王浪的情况,当时酒吧环境昏暗,

想要逃跑也很困难,加上王浪也十分害怕李雷,是不可能也不能指望在反击的过程中,能精准拿捏到防卫的限度。

“法律不能违背常识,不能违背普通人内心最基本的价值判断,法律更不能强人所难。”徐昕说。

对此,二审中法庭认为,案件事实不能假设,必须要按照法律规定对王浪的行为做出裁决,李雷的生命权也一样重要。对防卫行为,不能无限制无原则,不然也不会有正当防卫和防卫过当两条刑法。

image.png

二审长达6个小时,坐在被告席的王浪没有任何表情。在法官问他有没有什么要阐述时,他说:“我可能是做错的,但是我仍不知道在遇到这种事该怎么做,请法官告诉我怎么做是对的?”

本次审理中,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未当庭宣判。

“不过我相信法律是正义的,正义虽然会迟到,但永远都不会缺席的。”在最后的被告人陈述环节,王浪在审判庭说出这句话。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