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未来大趋势,能有几人看得清?

2016-09-30 16:29 来源:编辑整理 作者:佚名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
 
主人:caijing7711 直通车用户
 
 
1、整体而言,房产的黄金年代已经过去,正成为越来越多人的共识;
2、房产是急跌、缓跌、还是因央行和政府向危机屈服,向债务人屈服而滥印钞票,使房产因保值需求剧增而代替货币,价格上涨?三种可能性各好大?(不能彻底断定央行不会救市,降息已经证明);

3、我个人以为:房价急跌的可能性最小,“一防恐慌,二防失业”,防失业的难度不大,老龄化导致成年劳动力愈加稀缺;“防恐慌蔓延”已经上升到最高高度,降息救市是明证;
4、缓跌:可能性最大,一方面会应急性降息,甚至加大印钞力度,但另一方面会很谨慎,毕竟有09——11年的教训,所以:淘汰过剩产能(包括制造业,房产等)是长期趋势,必然结果,但“为开源争取时间、避免全局性恐慌出现”成为救市政策的主要考量——这是对包括降息在内的后续一切救市政策出台依据的根本判断,这也决定了,大宗商品,尤其是工业品难以再现“09——11”的单边、流畅大牛市,结合“习李”保币值的决心压倒一切(从长远讲,“保币值”才能够真正保就业、保稳定),更强化了“大宗工业品牛市已经远去”的判断;因此,对于一切过剩行业,无论是大宗工业品,还是房产、低端钢铁冶炼等,“价格进一退二、逐浪下跌、逐步淘汰”是根本判断——不排除里面会有分化,往个性化、小众化、高端化分化的可能,但总体淘汰,是大局和大势;

5、“反腐”是应急之举、治标之举、维稳之举、赢取改革时间和改革信心之举,如果不反腐,后续任何改革,都很难避免落到1949年蒋经国上海“打虎”失败的结局;因此,至少从战术层面讲,“反腐”绝对是有必要的;

6、无论是政治层面的反腐、货币层面的降息、政府层面的发债、财税层面的增税(取房产税等)、减税(减小微企业的税),都是为了全面改革、深度改革、长远改革赢取时间,降低旧经济触底的烈度——我们先不论后续改革措施能否顺利出台和切实执行,当前争取“软着陆”的用心明显,加上“枪杆子做后盾”和“人民币还没有完全放开”,要避免恐慌出现和实现软着陆,对gcd而言,难度有,甚至很大,但最终成功的可能超过90%——毕竟都是战术层面的东西,还没有真正涉及到制度层面,既权力本身;

7、但是,实现软着陆之后,如果以K线形态来形容,则:如果真改革的措施无法跟上,浪费了上述措施争取的时间,则未来五年之内,不超过十年,中国很可能面临两种可能(可能性大小):
(1)萧条,即现金流逐渐枯竭,债务人形势恶化,银行等坏账率增加,企业大量倒闭,当前的“软着陆”成为下跌前的中继形态(20%);
(2)债务人以“保政权和保稳定”为最大借口,最终压迫政府和央行放水(如今日委内瑞拉和俄罗斯),则恶胀难免(80%);
(3)有没有第三种可能?没有!只要没有真正的改革,就不可能真正带来利润率的上升、就业率的上升、现金流的上升——无论是倒闭还是贬值 都不能改变上述经济实质,这点必须看清楚;
(4)为什么要把“恶胀”的可能性提高到80%?因为一旦真改革失败,无疑是权力的胜利、权贵的胜利、债务人的胜利,一旦他们胜利,则今日的委内瑞拉和俄罗斯,就是明日的中国 ,而且更惨!对于中国的当前制度、权力结构和监督制衡现状来讲,我们必须保持这样一种警惕!

8、回到开头,回到为未来争取时间的当前一系列举措上来:
(1)从时间上来看:反腐已经进入了制度层面,越来越多人越来越深刻认识到,没有制度改革,靠中纪委和习大大,难以长久;
(2)其次,现有经济结构,经济所有制构成及所占比例,竞争不充分行业的进入门槛等,都决定了要进一步释放内部经济活力,遭遇了透明、隐形、但坚固且强大的玻璃天花板(媒体只能看表面和热闹,唯有经济数据和价格才真正反应实际);
(3)习李上台已经接近两年,通过强力手段能够解决的硬骨头,至少已经啃了一大块,要把这些有形的硬骨头(腐败)继续啃完,也不是大问题——这些努力无疑值得我们大声喝彩,但还没有到我们激动万分、高呼“伟大”的程度,(从一定程度上讲,朱元璋也啃过),经济领域和以经济为基础的社会全系统,要走上长期、健康、稳定、充满活力和国际竞争力的道路——才是习大大们,也是我们面临的最大挑战;
9、应该说:“混合型经济”、土地流转、计划生育放松、限制人口流动的户籍制度改革逐步启动、加大舆论监督,强调法治,加强私权保护————等等改革措施,都已经触及到了中国深层次的矛盾,尽管所有这些改革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渐进”,但我们也不得不说:相比理想主义和自由主义份子所期望的“激进型改革”,“渐进型改革”或许更接近中国的实际,从农村中锻炼、从基层政权中成长的习李一届,对占中国主要比例的国民的素质的了解,应该是远超过了理想和自由主义者的——也就是说,习李对中国国情的了解,对“激进型改革”的可能结果和巨大代价,无疑是有反复掂量的。


10、如此分析下来,我们应该对后续涉及深层次问题的一系列改革措施,至少会得出一个“渐进”为主的总体判断,至于这种“渐进”的速度 到底能否做到与保证“自行车能够前行而不倾倒”所需的最低速度相匹配,就只能是由实践、由规律来决定了,历史经验和教训已经从正反两方面,有充分证明;

11、因此,未来最大的看点是什么?就是决策者希望的“渐进型”速度,是否与中国实际所需要的速度相匹配了
——匹配得好,则改革的阵痛最小,代价最低,反之,则最大;
 
——这种围绕“改革的速度与实际需求的速度的匹配”而展开的努力,无疑超越了中国过去5000年的任何一次改革,成功了,则堪称伟大,失败了,则万劫不复。

12、因此,说了那么多,我们普通人至少可以作出几点比较接近现实的判断,以指导我们的选择,避免走太大的弯路:
(1)习李上台至今,所有应对之策,无大错;
 
(2)硬骨头已经啃了至少一半,改革已经进入了深水区,已经进入了中国几千年未遇的大挑战——制度和大多数人的利益及观念的大挑战(想一想一边骂别人素质低一边闯红灯的我们自己);
 
(3)对精英而言,认识不是问题,设计的“速度”是否与中国真正需要的“速度”相匹配,才是最大的问题和挑战;
 
(4)对经济领域的具体判断:
10年之内,甚至更久,房产整体上已经告别了过去的黄金时代,一去不复返(但有分化,少部分特殊房产,如养老院会走牛);
 
10年之内,低端制造业中将有大量企业被淘汰,剩下的只能走兼并、重组、技术驱动之路,以努力提高产品附加值和竞争力;
 
5年之内,资本市场必然大扩张;无论涨还是跌,一定会吸引大量资本进入,秘密就在制度性改革,活水引进来;

5年之内,围绕人才(教育)、技术(创新和知识产权保护)、品牌(提高附加值)展开的经济突围,将成为寻找中国经济增长动力的主要方向,也是拓展外围生存和发展空间的必然之选,更是做大蛋糕、缓解矛盾、增强团结和国家认同度的根本推动力;

3年之内,打破垄断,降低门槛,扩大竞争,无疑是扩大就业、吸引过剩产业资本转移的紧迫需要,危机越发展,靠垄断吸血的关系户们的好日子就会越短;

(5)货币、大宗商品领域:
 
十年,甚至最多五年,人民币的长期命运将最终确定,如果转型成功,则人民币国际地位必然大升;
 
商品无整体牛市,最弱必然是工业品,其中最最弱的又必然是与房产关联度最高的工业品,什么时候高位什么时候去空;而与吃密切相关的商品,如大宗粮食,必然还将面临紧缺压力,越是下跌充分,越安全(去看看小麦和强麦06年——现在)。
 
(6)我们对最坏的可能的预判及可能性大小:
10年内,发生世界大战的可能性——无;

10年之内,国内发生大规模动乱的可能性——很小;

未来5年,国内大萧条的可能性——很小(过去两年,尤其是今年,其实已经是萧条了,以降息为标志,今年的萧条状况已经达到决策层的极限,未来5年要持续大萧条的概率,急剧下降);

未来5年,恶性通胀的可能性——小;

未来5年,经济再次走上类似03年开始的繁荣之路——很小;
 
未来5年,与房产直接相关的行业,将非常难熬,最困难的时间还 没有来到;

未来3年,混合型经济将逐步加速,私人资本将两头突击:一头进入垄断(主要是规模资本),另一头进创新(小微企业);

未来3年,中国将比以往任何时候,更加需要资本市场,更加需要扩大直接融资(债融和股融)比例,资本市场制度改革将先行,创新将先行,出现单边大涨(大牛)大跌(大熊)的可能性——不大;中国资本市场,将进入“战国时代”,获利最大的,将是善于从实体经济中挖掘早期小微企业(如99年的阿里巴巴)的风投,其次才是从其他市场挖掘投资机会的投资者,再次是二级市场顺应而非违逆价值规律的投资、投机者。

 

未来很不确定,未来也可能很精彩!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