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事实证明,无需银行卡密码,就可以把钱转走!

2016-09-30 16:59 来源:编辑整理 作者:佚名

 

导读

总是听到报道投诉银行卡上的钱莫名其妙的丢失,卡在自己手里,网银在自己手里,密码未告诉别人,怎么丢失的呢?

一直以为卡里的钱出了问题,银行应该负责,可是了解到真相后,我震惊了!

先看看两个真实的案例报道: 


当你的银行卡忽然在不知情的某天被绑上了别人的快捷支付,且未经自己银行卡支付密码的验证便被刷走卡内所有现金,这种惊心动魄的切身体验是否还会让你继续一往无前地依赖那种“方便”与“快捷”?

 案例一:莫名其妙的投诉:

2014年11月13日,董女士通过农行银行ATM机存入该农行账户10万元。2014年11月26日,董女士查询这张储蓄卡余额,却惊讶发现这张银行卡的余额只有492.92元,卡内99600元存款不知去向。

  董女士立即拨通中国农业银行全国客服热线电话,客服建议董女士冻结账户并立即报警。董女士在报警后又与开卡网点农业银行辽宁分行盘锦双兴支行取得联系,查询交易记录,并请银行协助调查。

  董女士说:““我从农业银行柜台打印了交易记录,上面显示在11月24日至11月26日之间,我的银行卡发生很多笔交易,而我本人毫不知情。农业银行告诉我这些钱都是在网上通过第三方支付平台的快捷支付功能转走的,第三方支付平台分别是京东网银在线、黔汇通超级转账、中国石化销售有限公司网上交易支付平台”。

    “我这张银行卡办了之后使用的次数并不多,银行卡信息也没有向别人泄露过,从来没有在网上交易过,更没有办理过这个三个第三方支付平台的快捷支付功能。”董女士表示。

  若持卡人在第三方支付平台上开通快捷支付,需要给银行卡预留的手机号码发送动态验证码,正确输入验证码之后才能开通。董女士的手机从来没有收到过任何有关验证码的短信通知,且盗刷发生后,董女士与农业银行确认,她的银行卡预留的手机号码没有发生过变更。

  那么董女士的银行卡为何会被开通快捷支付?新浪财经致电农业银行辽宁分行盘锦双兴支行个贷部负责人吴先生,对方也不能给出解释。

  在发现银行卡通过第三方支付平台交易之后,董女士多次与第三方支付平台取得联系。从第三方支付平台中,均可查询到交易记录。从京东网银在线上消费的钱用于购买京东E卡,8笔交易,合计39300;通过黔汇通超级转账网上交易转账到一个工行账户;而通过中国石化销售有限公司网上交易支付平台的钱用来购买中石化的加油卡。

网银与快捷支付是毫不相干的两项业务,用户在使用快捷支付时并不需要开通网上银行业务,是否关闭网银与是否能成功使用快捷支付并不构成任何关联影响。

 案例二:

近日,托人代办信用卡的李先生(化名)由于将银行预留手机号码、身份证与储蓄卡的高清照片都泄露给了骗子,尽管存款当天便惊醒回神,迅速去银行柜面关闭网银并更改预留联系方式,但仍未能避免三日后卡内现金被悉数盗刷而空的命运。

用户的账户一旦绑定了快捷支付,账户验证和支付的流程就进入了支付宝的后台系统了,银行无法全面查询与掌握。”某国有大行内部人士对中国网财经记者表示。

  记者就此走访多家银行,得到的回应不约而同地为“交行确实不算推卸责任”,各大银行均对记者表示,快捷支付的风险并非今日才浮出水面,也并非最近才引起银行的重视。据中国网财经记者获悉,以民生和交行为代表的数家商业银行早已向监管部门提交了关于与快捷支付合作的风险报备,但出于鼓励创新及互联网金融的角度,银行们得到的指示为“把控风险,风险自负”。

4月4日,由于工作单位问题限制导致办信用卡困难重重的李先生主动找到声称可以代办信用卡的张某(化名),并在张某的要求下当天便在交通银行广州分行的大石支行开通一张新储蓄卡,“这一点确实是我的过错在先,”李先生说,“张某要求我在开户时登记的是他的电话号码,并且让我把卡和身份证都拍了照片发给他,我便轻信并照做了。”

  李先生对中国网财经记者表示,资料发去之后,张某又以交行办信用卡要“考核财力”为由要求其往卡内存入2万元现金。“那时我已心生警惕,所以4月8日存入现金后当天下午,我就去了开户支行柜台办理更改联系电话业务,并关闭了网上银行和电子银行业务,但没想到4月13日晚上11点收到短信,钱还是被转出了。”

  调查记录显示,李先生的卡被绑定了快捷支付,卡里的款项正是通过快捷支付的方式支出。但李先生表示不解:明明已经关闭了网银和电子银行业务,为何钱款依然能被快捷支付扣走?

 支付宝方面对中国网财经记者解释,网银与快捷支付是毫不相干的两项业务,用户在使用快捷支付时并不需要开通网上银行业务,是否关闭网银与是否能成功使用快捷支付并不构成任何关联影响。

但相对而言更让李先生气愤的是,此番快捷支付扣除他的款项,竟无需经过他银行卡支付密码的验证


让我们再认识一下什么是快捷支付?“百度百科”一下!结果我震惊了!快捷支付的妈妈竟然是支付宝,不是银行!

 

“快捷支付

快捷支付是由支付宝率先在国内推出的一种全新支付理念,具有方便、快速的特点,是未来消费的发展趋势,其特点体现在“快”。

快捷支付指用户购买商品时,不需开通网银,只需提供银行卡卡号、户名、手机号码等信息,银行验证手机号码正确性后,第三方支付发送手机动态口令到用户手机号上,用户输入正确的手机动态口令,即可完成支付。如果用户选择保存卡信息,则用户下次支付时,只需输入第三方支付的支付密码或者是支付密码及手机动态口令即可完成支付。


 警方提醒,不宜将工资卡等账户与快捷支付功能关联,最好每次交易完成后及时关闭该功能,避免银行卡里的钱被人转走。当银行卡被陌生支付宝账户绑定,市民应先冻结银行(注意,不是关闭网银或者不是更换银行短息通知号码)卡。卡主更换或者注销已绑定过手机金融服务业务的号码时,原有绑定并不会因更换或注销而消除,应提高自身安全防范意识,及时申请解除绑定服务,防止被犯罪分子利用造成财产损失。”


快捷支付的风险及漏洞  

记者调查获悉,开通快捷支付业务并不繁琐,只需在支付宝快捷支付页面提供本人的姓名、身份证号码、银行卡号以及银行预留手机号等有效个人信息,即可快速开通,而后期支付时也无需经过原有银行卡的支付密码验证,只需在支付页面上输入支付密码或关联银行卡信息即可完成资金交易。

  “这是非常典型的轻信了对方从而泄露自己个人信息结果被诈骗的案例。对方已经掌握了名字,手机号,身份证号,包括你办过那张储蓄卡所有卡面信息,完全可以拿你的身份在网上再注册一个网络账号,通过快捷支付的方式绑定银行卡,所有的密码可以自行设置,而且校验手机号也是他的,这样你卡里的钱当然就只能由他来支配了。”支付宝方面某负责人对中国网财经记者表示,该案例并非首发,支付宝此前便已收到过类似案件的投诉,因而“非常了解作案流程”。

  而对于为何支付转账等走款流程要越过银行卡支付密码的环节,支付宝方面则对中国网财经记者表示:“这是国际上的规定和惯例,不允许在网上支付的时候输入银行卡密码。”

服务小贴士小编的测试:快捷支付来了,转账支付,银行卡密码,统统不用!

先实验自己的一张卡绑定支付宝账户,发现全程未验证银行卡的密码,就可以开通快捷支付,绑定后,即可直接对外转账、缴费:这是多么恐怖的一件事情啊!具体看下方截图:

谁给的快捷支付这么大的权力,可以绕过储户的密码,去动客户银行卡里面的钱呢?

真相是:银行与支付宝并非“无缝对接”,支付宝是个独立的王国,快捷支付的妈妈不是银行,而是支付宝;用户的储蓄卡账户一旦绑定了快捷支付,整个验证的流程都对应在支付宝的系统里,银行将无法查证

   如果网银与快捷支付不相干,银行卡密码与快捷支付也不相干,那么为何开通快捷支付需要的银行办卡的预留手机号呢?李先生向中国网财经记者表达了自己的疑惑,自己明明已经提前去银行更改了预留手机号,为何最后却还是被绑上了别人的快捷支付,更改之后的号码只是收到了一条“2万元被转出”的事后通知?

  交行方面对中国网财经解释称,李先生当日是在ATM机上自助更改的联系方式,且操作记录显示,更改的仅仅是“短信通知”的联系方式而非其他验证。但不少银行内部人士却对记者透露,即便更改了预留手机号,用户的储蓄卡账户绑定快捷支付后整个验证流程都对应在支付宝的系统,银行也无法查到快捷支付方面的联系方式验证是否会自动与银行同步。

  “用户的储蓄卡账户一旦绑定了快捷支付,整个验证的流程都对应在支付宝的系统里,所以我们银行也没法确定,绑定后若只在银行柜台进行验证手机联系方式的更换、而不在快捷支付页面进行手动更新,控制用户快捷支付走款流程的验证号码,究竟是新的还是旧的。”前述国有某大行内部人士对中国网财经记者如是表示。

  “如果不能自动匹配更新,假如我不知道别人拿我的号码绑定了快捷支付,我根本不可能自己去快捷支付的页面手动更改;或者即便我知道被别人绑定了,我也没办法知道别人设定的登录密码,同样无法手动更改。这样验证走款依然在旧的号码,我还能自主掌控自己的储蓄资金么?”一位刚刚关闭了快捷支付的用户如此质疑。

  中国网财经记者多次就此问题咨询支付宝相关负责人,但截至发稿未曾收到对此问题的任何回应。

  无独有偶,此前曾试图开通快捷支付的孟小姐(化名)对中国网财经记者反映称,某天其手机突然收到来自招商银行一条内容为“账户通过快捷支付转出0.1元”的提示短信,心生警惕的孟小姐旋即前往招商银行柜面查询,柜员调取记录告知称该0.1元为快捷支付方式转账,但也仅限于能查到转账方式是快捷支付,而更多的信息,柜员表示银行无法查看。

  “此前在支付宝页面开通快捷支付显示开通失败,我便没有再继续开通,结果毫无防备就被快捷支付的方式转走卡里的钱,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做到的,连银行都查不到,我觉得心惊胆战。”孟小姐对中国网财经记者如是说。

  “银行和支付宝并非是无缝对接的,”某银行界业内人士对中国网财经记者表示,“一旦用户的账户绑定了快捷支付,很多方面都是银行无法控制的。”

  中国人民银行高级工程师吴晓光对此曾公开表示:“快捷支付业务模式里,银行的服务界面被屏蔽在客户的支付流程之外,银行从用户支付结算的前台,退到了代理第三方清算的后台,只扮演‘账房先生’的角色,被动地处理来自支付机构的指令,不再认证用户的身份,不再掌握用户的支付行为。 

“最安全支付”让银行“愤怒又无奈”

 银行无法控制,那支付宝控制的系统安全性能又当如何?

  “美国paypal的风险率是千分之几,国内的风险率比国外低,而快捷支付的风险率是十万分之一,比国内外所有同行都要低。”支付宝方面信心满满地告知中国网财经记者。

  “虽然没有银行卡密码,但支付宝会在别的环节做好功课,比如短信校验码,若手机遗失被人试图重置密码,我们还会验证本人身份证信息和银行卡信息。”支付宝如是对中国网财经记者表示。

  一位接近央行的分析人士表示:“目前,以快捷支付为代表的第三方支付机构的客户实名认证为非面对面的间接身份认证,流程一般为‘客户基本信息+ 身份证件上传与审核+小额打款回填’,该认证流程与银行实施的客户柜台面签的实名认证流程相比,强度要弱得多。”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用户向记者提供了一份访客与支付宝在线客服“云在线”的咨询记录,在记录中“云在线”对客户坦言,若身份证被人知晓便可以注册新账户,若银行卡与手机同时落入他人之手,便可以给新注册的账户开通快捷支付。当该客户质疑银行卡和身份证号并非隐私信息身边已有多人知晓当如何防范时,客服回应称“无法防止,建议保管好自己的手机”。

  而当客户质疑此漏洞更易被身边熟悉之人趁虚利用时,客服却匪夷所思地反问了一句:“您身边的人都很坏吗?”

  “如此这般,用来规范与约束整个金融市场的,便不需要法律和规范了,全凭人的道德修养自律。”一位资深金融界人士对记者笑称。

支付宝方面对记者表示,李先生类似的案例,从快捷支付问世至今,他们“只接到了一两例”“前段时间银行与支付宝的纷争其实就在这里,”某国有行高层对中国网财经记者表示,“快捷支付的安全漏洞被不法分子趁虚而入,发生了大量跟李先生此案类似的案例,而受害人为了最有效率地收到赔付成果,往往把银行一并告上被告席,因为银行不会不回应,并且会在客观上帮忙举证,而支付宝承诺的72小时赔付机制其实条件并不宽松。但长此以往,银行会承受不了如此的重压。所以只好选择调低交易额度上限,一旦风险发生,损失能在客观上尽量降到最低。”

  另一位国有行内部人士则向记者表达了无奈:“其实银行挺委屈,明明是为了保障客户安全,舆论却被煽动得一边倒,我们反而被自己努力保护的人斥责说‘垄断’与‘打压’。现在支付过程中用户过多贪图了快捷方便,但实际上网上支付最重要的应该是安全,若有天‘被盗刷’的案件发生在自己身上,到时候再想起来重视可能就来不及了。”


服务小贴士

不可否认,快捷支付给用户和金融支付带来了巨大的便利,但是,同时对于金融知识缺乏的用户来讲无疑也是一场灾难,同时对于利用快捷支付的漏洞进行金融诈骗的犯罪分子则是一场盛宴。

如果把银行卡比喻成一个封闭的箱子,密码就是唯一的一道门锁,而钥匙只有我们自己才有。可是,现在才明白,我们箱子的后面还有个洞,可以自由的进出!数家商业银行早已向监管部门提交了关于与快捷支付合作的风险报备,但出于鼓励创新及互联网金融的角度,银行们得到的指示为“把控风险,风险自负”。

那么我们银行卡的密码岂不是形同虚设?谁给的快捷支付这么大的权力,可以绕过储户的密码,去动客户银行卡里面的钱呢?

因此,我们强烈建议快捷支付不能再这么任性下去,必须加入银行卡密码验证验密!所谓的国际接轨都是扯淡,国外信用卡还都只认签字不用输密码呢,在中国能行得通吗?

整理此文的目的是为了让更多的用户认识什么是快捷支付,更加清楚由此带来的风险。

如有侵权及争议,请联系微信号:服务小贴士版主。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