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了,经济为什么还不回暖?

2016-09-30 17:02 来源:编辑整理 作者:佚名

冬天里的寒灾

上周,深圳迎来了据说是一百年来的首次下雪,1月24日,人们在惊异中度过了最寒冷的一天,冬天冷不奇怪,意外下雪却让一些动植物没能熬过这个冬天。

随着天气创下低温的新纪录,经济似乎也到了历史上最困难的时刻。这次困难不像以前的例行调整,正如深圳的雪,都快热带了,怎么说下雪就能下雪呢?经济寒冷让人猝不及防,公司的业务都进展都顺顺当当的,怎么说不挣钱就会不挣钱呢?人们陷入了迷茫之中。

如果天气能够四季分明,呈现出年度的周期规律,对付周期性困难,等待是最简单的方法,熬过去又将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春天。在成熟的资本国家,经济危机大约七到八年会出现一次,每次一到两年,企业的持续经营中,应对周期性危机已经成为企业的例行工作。

然而,2008年以来,时间过去了八年,一些企业经历的不是能够自然醒来的睡眠,仿佛一场掠杀,等不来再次睁开眼睛,便永远地死在了过去。深圳的雪是一个例外的寒灾而不是我们熟悉的季节周期,显然,当前企业也在经历例外而不是经济周期。

历史上最近一次经济例外是1929年,大萧条持续了五年,远远超过以往经济危机的时长,直到凯恩斯出现,宏观调控成为自由市场的补充手段,新的局面才开启。当前,经营困难并不是个别企业的感觉,2008年以来的经济危机是一种什么样的例外,让企业主深刻地体会到“每一年都是最困难的一年”?

赌:产业新常态?

工业社会的企业有两种大的类型:实业与商业。实业完成产品生产,商业完成产品交换。

实业生产将原材料变成产品,从矿石提取硅晶体,到芯片生产再到电路板组装,最终生产出能够打电话的手机,从使用角度看,生产实现了价值增加。相比之下,商业交换过程并没有带来产品的变化,手机从出厂,经过批发、零售层层流转到顾客的手上,手机依然是出厂时的手机,没有丝毫的不同,商业是一个不产生增值的过程。

既然商业不产生价值,那就只做实业好了,为什么还需要商业呢?商业的作用是实现产品与顾客的匹配,各个不同的实业公司为了获得顾客,争相提升品质与效率,商业引发竞争促进了实业价值的提升,因此,商业竞争本身是零和博弈,但间接实现了实业增长的价值。

我们不妨把工业增长的动力归结给商业,在漫长的工业社会前期,实业增长的速度是缓慢的,我们相应地看到,商业也只是实业配角;随着科技的发展,工业生产增速越来越快,我们看到,商业在工业社会的作用不断增大,直到沃尔玛常年排名世界五百强之首,商业已经成为工业社会的主导者。

商业——零和博弈成为价值生产的主导者,是我们应该接受的背后真相吗?

科技创新行业或许能够给我们一些启示,随着互联网高科技行业的发展,风险投资也走进大家的视野,十多年前,关于风险投资的成功率是用九死一生来形容的,也就是十个投资可能只能成功一个,这也是风险一词的由来,而今天,高科技的风险投资的成功率已经降低到了百里挑一甚至更低。

过去十年来,视频行业数十亿的投资至今仍然无法获得利润回报;过去五年来,出租出行行业最高每天过亿元的补贴却无法肯定明天是否依然存活。企业能否生存跟科技创新已经毫无关系,只要不跟进补贴,瞬间就会倒下,高科技创业已然是一个超级赌场。

如果我们相信科技创新是未来的主基调,按照商业的既往动力,工业社会正在成为赌徒们零和博弈的狂欢盛宴。

过剩时代的增长悖论

商业催生赌场的推理过程,好像存在一个漏洞:商业竞争本来可以进一步推高生产力,让零和博弈始终处在从属地位。进一步推高生产力为什么没有成为选项?当中国经济年度关键词是“去产能、去库存”的时候,全球正在陷入产能过剩的困境,因为需求的饱和,生产提升将无法带动消费增长,我们越增加投资就越会陷入更深的困境。

如果我们依然停留在工业社会传统思维里,只关心实业生产与商业交换,社会进步将不复存在,生产增长由于需求饱和变得毫无意义,技术进步成了自身的阻碍,增长出现了悖论。

当我们痴迷于工业4.0的产业升级、分享经济的资源扩张,如果不能解决增长自身的悖论,一切风口都只是短暂的、战术性的办法,解决不了长期问题。企业千分之一成功率的背后,一定有东西错了。或许,我们只剩下一条路可走:抛弃工业社会的既有框架。

原标题:经济什么时候能回暖?

精彩推荐